00  

這是在統聯巴士上面看到的一部英語電影。最近經常南下,因而有不少機會看到巴士上的影片,但多數是沒什麼營養的動作片或娛樂片,我多數時間不是在思考人類的和平與未來,就是在晝寢。但平平是芭樂片,《黃沙劍影》,另譯《黃沙武士》(The Warrior's Way, 2010)卻沒讓我睡著,理由是片中的東方面孔韓星張東健太吸睛,擺明了是要搶花痴派觀眾的錢包。

片頭時空不明的蝙蝠武士在空中殺來殺去,看來有點好笑。蝙蝠武士的裝扮更好笑,頭戴尖尖斗笠,身穿黑色斗蓬,又拿著長長的武士刀飛來飛去,特效一整個拙劣。那位號稱「眼神空洞」又俊美無比的殺手輕輕揮兩刀,沒看出什麼劍法,只看到他很帥的姿勢,一群天空飛下來的蝙蝠刺客登時墜地掛掉了。而且人只要長得帥,連慢動作走路,都有輕風拂動衣襟和秀髮,那一段剪下來就是洗髮精的廣告片。不過這時候還沒看出那位殺人姿勢帥到爆表的武士是張東健,所以還是有點想繼續睡覺。

就在快睡著的時候,很帥的武力拎著一個超可愛的baby抵達一個很像美國西部小鎮的地方,他拎baby的樣子很奇特,這個西部小鎮的情調也有點詭異,和一般的芭樂片有點不同,我這時才開始有點醒過來。西部小鎮裡面有一群馬戲團一樣的人物,看似西部小鎮的地方,又不頂讓人確信時空地點是美國拓荒時期的西部,但明明又有一群燒殺擄掠的馬賊,可是怎麼看就是和傳統的西部片有點違和。但這種違和感也是吸引力,因為和傳統不一樣。

01  

我後來查資料才知道,原來本片是韓國與紐西蘭的合拍片,編劇兼導演是李升茂是土生土長韓國人,根據維基百科的資料,他的美國經驗是赴紐約大學攻讀電影相關科系。這也許說明了為什麼片中的西部小鎮看起來怪怪的,因為除了男主角是東方面孔以外,片中的西部情調其實是這位韓國編劇兼導演想像中的西部場景。除此之外,本片的故事完全是娛樂取向的芭樂片,並不意圖嚴格遵守真實的時空設定,因此也顯得時空錯亂。

這樣說起來,它其實已經符合大爛片的標準,明明是西部片,記得小時候看約翰韋恩和馬賊對決,大家用的都是老式的手搶,而且一次只能殺一個。但本片裡的馬賊卻有越戰大兵才用的衝鋒槍和火力強大的機關槍,可以對空掃射天空中飛來飛去的蝙蝠武士,是穿越時空的西部片。

除此,這部電影可能成本不高,為了省錢,特效是請特效公司的實習生做的。譬如那群蝙蝠武士看起來就像動畫,而不是領時薪的臨演,連中午的便當錢也省了。那個西部小鎮也明顯是用畫的,而且可能也是為了省錢,乾脆請鄉下畫電影看板的學徒畫的。

02  

看起來這部電影已經爛到無藥可救,我竟然還犧牲畫寢的時間看完它。如果大家這樣想,那就大錯特錯了,爛歸爛,但也許因為編劇兼導演是韓國人,所以他拍出來的西部情調有一種另類的吸引力,再說,當張東健出場的時候,他根本什麼都不必演,只要一直表現出很帥的樣子,花痴派的觀眾就暈船了,此時太高深的人生大道理或微言大義反而壞了事,用感官的觀眾是不用腦的,美色就夠了。

雖然女主角凱特柏絲沃不算太美,但她演的是女打仔,終歸要與大魔頭一戰,用太美豔的女孩來演打仔,總是有點模糊焦點。因此這樣的女角只要有一定的清秀,身材勻稱,打扮簡潔,看起來就是能打的樣子就可以。凱特柏絲沃還算稱職,雖然與張東健搭戲有點不夠出色。

本以為芭樂片的結尾一定是公主與王子從此過著快樂幸福的生活,但我又錯了。很帥的殺手幫助一心復仇的女打仔殺了大魔頭之後,為了不拖累所愛的人,於是把小Baby丟給女打仔,又孑然一身提起他的長劍繼續流浪到遠方。雖然女人是花兒,他終究不願成為讓花兒生根的沙土,寧願繼續面對他的殺戮人生,而留下一份美麗的悵惘。比起公主與王子的長相廝守,這樣的結局也許更留餘韻。

總之,當代導演都夠大膽,都敢挑戰異文化的題材,其實只要能夠拍出特色,道不道地已經不是重要考量。本片的西部情調非常不道地,但很另類,別有風情。光是這個,再加上張東健,得分!

這裡面唯一令人感覺不舒服的,就是他最後竟然殺了教他劍術的師尊(狄龍飾)。根據東方人尊師重道的傳統,殺師是逆倫大罪,再是與老師百般不睦,都不得口出惡言,更何況是殺了老師。如果這是韓國人的價值觀,那就太不可取了。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