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人是業餘賞菇者,並無真菌的專業鑑識能力,文中的真菌學名僅供參考,切勿做為食用依據

本部落格內容版權所有,未獲授權請勿轉載,謝謝!

廣告贊助



(兩個歐巴桑聯手做出的法國大餐:前湯(菜)+ 主菜 + 乳酪 + 水果或甜點)


有朋自遠方來,你們如何聯誼?以炊會友不失為好方法。尤其台灣人喜好美食,大家閒來聚炊,交換廚藝,也是工作之餘的好休閒。

可能是居家環境的關係,台灣人少在家裡請客,多在餐廳宴客交誼;法國人則少在外頭宴客,家就是最好的餐廳。法國人不論貧富,居家環境多半打點得雅緻,請人到家中用膳一點也不失禮,尤其聚餐聯誼講究氣氛,廚藝是其次,所謂「人多好吃」正是此意。

台灣人外頭宴客的風氣從何而來,實在啟人疑竇。記得六、七0年代,祖母帶我回她山裡的娘家,親威們在曬稻的院子擺了桌子,就在屋後的大灶煮炊起來。不過說實話,遙遠山區並無餐廳,除了自行煮炊,別無他法。然而兒時外公來了,母親卻是到附近的餐廳叫菜來家裡吃。是不是台灣人認為請人吃餐廳比較有誠意呢?



(伊蓮的義大利瓜zucchini乳酪湯,讚!)

八0年代中期,一回赴北京採訪,長官託我帶維力炸醬麵給他北京的阿姨。我循電話連絡到阿姨,搭了出租車過去,原只是東西帶到就要走人,卻知阿姨早就備好晚餐待客。

那時中國經濟才剛開放,人民的生活尚未大幅改善,且北京住房緊張,北京人的住房坪數並不比台北人寬敞,阿姨夫婦畢竟是素養良好的退休公職人員,小小斗室乾淨整齊。那晚阿姨的兒子親自下廚,讓我開了眼界。中國的文明在共產黨的統治下雖停滯數十年,但美食傳統依然在民間默默承傳,阿姨兒子的手藝不輸餐廳主廚,新奇的是碗盤碟子筷子都是鐵製,奇怪,中國的陶瓷文明哪裡去了?

儘管和阿姨初次見面,阿姨一家人待客熱情,當晚阿姨夫婦和兩個兒子加上我一共五人,公寓甚至小到沒有餐桌,那不重要,待客的熱誠和氣氛才是關鍵,我們就在客廳茶几吃了一頓難忘的晚餐。我胡亂猜想,這就是中國知識階層的待客之道吧?



(蜜雪兒的大菜──法式檸檬雞)

也許居家環境並不是宴客行為的唯一解釋,對自己的廚藝沒信心也是關鍵要素。總之,大家也不要以為法國人天生就是愛美的民族。家長告訴我,三、四十年前的法國鄉間也是髒亂不堪,但隨著人們出國旅行,豔羨於他國的美麗之餘,鄉人們也開始打理家園,廢棄的古堡和石頭老屋就在屋主和文史工作者的共同努力下,一一修復。這個過程歷時幾十年,而且還在持續進行中。

也許有一天,台灣人居家環境的改善,也會改變人們的交誼行為,客廳會慢慢取代外頭的餐廳和咖啡廳,成為人們社交生活的重心。



(兩個歐巴桑聯手做出的香草水果沙拉)

老實說,餐廳並不是待客的好地方,尤其台灣的餐廳動作火快,速速吃完就要趕人等做下一桌,話沒聊三句就要走人,尤其台灣的餐廳普遍嘈雜,說話得大聲吼叫,說完三句話就疲憊不堪,遑論聯誼。現在少見台灣人在公共場所划酒拳了,否則真會精神崩潰,但大聲笑鬧仍然很普遍,對於神經衰弱者,真是身心折磨。

此番伊蓮和蜜雪兒兩個法國歐巴桑來訪,尤其蜜雪兒向有善炊之名,在我的鼓噪之下,伊蓮和蜜雪兒決定在離台前夕聯手做一頓法國式的大餐。因蜜雪兒的家鄉以雞肉聞名,她決定做一道法式檸檬雞(poulet au citron),伊蓮負責做湯。這道雞肉手續繁複,我們去家樂福款齊了素材,前一天晚上就以大量橄欖油醃漬檸檬,第二天早上以醃漬檸檬的橄欖油醃漬雞肉,傍晚再進行煮炊。



(伊蓮從新喀里多尼亞帶回的新鮮香草 vanilla)

煮炊的全程,我以相機拍下每一個步驟,再一一筆記料理法,小小廚房擠了三個歐巴桑,熱鬧非凡。晚上用餐時刻更是神聖無比,我們要鑑賞兩個法國歐巴桑的手藝。嗯,前湯、主菜和水果沙拉無懈可擊。這桌 Made in Taiwan 的正港法國大餐就成了兩個歐巴桑訪台尾聲的高潮。法國大餐圓滿成功,我一直嚷著要找時間溫習這道洋溢檸檬香氣的大菜,連我家的南台灣美少女也受到美味的召喚,嚷著要學。

來,以炊會友,下回不妨試試看。山不在高,有仙則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斯是陋室,惟吾好炊,鐵窗陽台鏽,牢籠入眼傷,談笑有老饕,往來無白吃。(完)

創作者介紹

馬賽克女郎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唯月
  • 好好吃的樣子……(口水)
    特別是乳酪湯,以前吃過一次就忘不了!!!

    以前,有人來都會去餐廳吃飯。
    呵呵,如同伶芳姐姐說一樣,大家都決去餐廳比較正式。
    下次小月也來試試在家開伙吧!(笑)
  • 秀秀
  • 好想吃看看 我沒做過乳酪湯 好做嗎??? 好想學喔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