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季節一過,法國軍艦終於發砲,砲聲打破了淡水等待風雨的死寂。

 

消息傳來的時候,洋行正差寶惜和幾員傭人上街打點儲備的物資。自法軍封鎖外海,唐山貨進不來,淡水的物資一日數漲,東西越來越難買,所幸洋行用白銀,有白銀就好辦事,有什麼買不到的,就去黑市買。

 

風雨前的寧靜裡,淡水人雖心存僥倖,希望法軍侵台的傳言只是虛驚一場。但他們同時也等著這一聲砲響,懸宕了兩個月不死不活,就乾脆及早攤牌吧!要死要活一句話!

 

「法國人開砲了!法國人開砲了!」

 

混亂的市集驚傳叫嚷,慌忙逃命的市民踢翻了小販的菜籃和肉架,又撞翻了路人,市集你推我擠,也有人乘機搶奪,商家群起追逐搶奪者,寶惜那柄絲質洋傘也被撞落地上,她撇開眾人要去撿那把傘。

 

「不要慌!不要慌!越慌越壞!」寶惜不叫則已,一叫更讓人注意。這時就有人大喊:

 

「就是她,假紅毛,勾結西洋人欺負自己人,還拿查某番的雨傘,不知羞恥!」

 

寶惜還未撿到傘,便有三兩惡漢圍攏過來,揪住她的辮子胡亂推擠,圍觀之中有人大吼:

 

「外敵來了,生膽的就去殺敵,找自己人算賬是四腳的!」大吼的人說完,就搶過去為寶惜解圍。

 

淡水人一看,那幾名惡漢是生面孔,不是在地鄉親,恐怕是乘亂前來淡水意圖混水摸魚的歹徒,他們的手法就是在繁華的市集製造混亂,以便偷竊或搶劫。看他們推擠寶惜的手法,並不是真要捶她,倒像是當街擄人的模樣,於是又有幾名在地男子圍過去救人。寶惜被亂拳推擠得眼花,懷裡的物資叭啦散了滿地,順通行的幾名傭人趕緊過來搶救,雙方正打成一團。果不其然,雙方一陣扭打的時候,又有人動手搶劫商販了。

 

雙方扭打之際,寶惜也挨了幾記亂拳,驚悸與慌亂之中,耳際突然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馬客正是途經的威瑟比,他在馬上遠遠就看見寶惜,正滿心歡喜,她在人群中是那麼好認。誰知不等接近,竟看見有人襲擊她,他不及旋思就快馬飛來。他揮舞馬鞭見人就抽,一鞭抽下,便是一條赤紅的鞭痕。

 

毆打寶惜的幾名惡漢見對方是個人高馬大的白種人,手上又有傢伙,挨了鞭子就拔腿跑了。

 

威瑟比將寶惜抱上馬背,才走了幾步路,方才被擊退那幾人在市集摸到傢伙,又夥了一大群人湧上來,準備以多取勝。旁觀的淡水人這時已經看出端倪,那群人全部是陌生人,顯然是一群結夥搶劫的歹徒。

 

一伙人的刀棍快接近馬匹,旁觀的淡水人正抽緊神經不知馬上的白種人如何應付時,威瑟比這時抽出腰間的短槍,扣了扳機對空鳴槍示警。眾人是見識過洋槍威力的,一顆籽彈就能要人命,識時務為豪傑,誰叫眾人只有唬人而不具殺傷力的刀棍?眾人嘩然散去,威瑟比才真正殺出重圍。

 

馬匹使勁往前跑,威瑟比也心有餘悸,他想,方才那對空的一槍若不能驅敵,他就準備蠻幹了。

 

擺脫了眾人,浮上心頭的疑惑是,此刻要送她去哪裡?他還來不及詢問她的心意,她已意識模糊昏倒在馬背上。

 

 

 

創作者介紹

馬賽克女郎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