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本人是業餘賞菇者,並無真菌的專業鑑識能力,文中的真菌學名僅供參考,切勿做為食用依據

本部落格內容版權所有,未獲授權請勿轉載,謝謝!

本人已關閉臉書,本部落格為作者對外唯一窗口。有事連絡請留言或悄悄話,Thanks.

如果您用facebook留言,系統並不會通知我,我就不知道有人留言。

廣告贊助

時值政權轉移即將屆滿一年,我想來談論一個關於歷史的問題,以及關於我們面對歷史的態度。當人們正在熱烈討談電影〈為愛朗讀〉之際,這個問題更顯意義。簡單說,〈為愛朗讀〉所處理的,就是一個戰後世代面對德國二戰歷史的態度,並且試圖尋找出一種面對的立場。

 

然而在台灣,一直以來,歷史都是一個無法面對的問題,更侈言去建立一種面對歷史的態度或者機制。在台灣,由於認同的紛歧以及政治的操作,歷史彷彿是個禁忌。有人不計代價執意掀開威權統治時期的歷史黑盒子;有人奮力反抗,甚至不惜對呼喊正義之人冠以「分裂族群」的罪名,「轉型正義」一詞就被徹底污名化。殊不知這種囚禁歷史的心態,正是我們無法團結成一個國家的致命傷。因為,無史就無國。

 

「轉型正義」意指在極權體制下,國家以暴力加諸人民,在政權民主化後,積極追究歷史審判、平反,與真相公開的機制和態度。簡言之,它是關於建立一種檢視歷史的態度與機制。

 

可惜民進黨執政的八年,扁政府或對「轉型正義」的內涵興趣缺缺,或手法粗糙硬行闖關,導致判讀威權統治歷史黑盒子的努力未竟全功。期間雖然零零星星有些成果,這黃金八年已經錯過。

 

更有甚者,自從馬政府上台,別說是轉型正義,我們正經歷一場歷史遭到重新改寫的認知錯亂。白色恐怖獨裁者的影像又重新復活,他們的肖像被大量複製於郵票及旅遊紀念商品,以示緬懷,民主紀念堂改回中正紀念堂的的意圖蠢蠢欲動。歷史不但正在遭到改寫,白色恐怖的歷史記憶正在被悄悄湮滅。

 

稍早傳出文建會正要悄悄抺除「台灣人權景美園區」的歷史屬性,將它轉化成沒有歷史意含的文化園區,規劃由文化藝術團體申請進駐,而引來人權團體的伐撻。

 

「台灣人權景美園區」原是戒嚴時期警備總部軍法處看守所所在地,是台灣38年戒嚴體制下,情治單位逮捕政治犯、思想犯後,偵察、審判期間收押人犯的看守所,並安排轉送服刑監獄的轉運站(歷史沿革詳見台灣人權景美園區的網頁說明

 

在這裡羈押過的政治犯或思想犯包括〈自由中國〉雜誌創辦人雷震、作家柏楊、李敖、陳映真、前中廣主播崔小萍、大華晚報李荊孫,知名政治犯黃華、王幸男、謝聰敏、魏廷朝,美麗島案的呂秀蓮、黃信介,以及江南命案的情報局長汪希苓等等,族繁不及備載。

 

基於這樣的歷史角色,扁政府時期將原址保存,更名為「台灣人權景美園區」,以為歷史殷鑑,並紀念民主之途的坎坷。

 

二次大戰結束後,猶太社會和國際人權團體持續追查納粹的罪行與潛逃的共犯,調查的工作持續至今。高舉歷史良知的德國知識份子也各自站在知識的場域不斷發聲批判上一代所犯的錯誤,〈為愛朗讀〉原作小說家徐林克的作品〈我願意為妳朗讀〉以及〈歸鄉〉就是代表作品之一。然而在台灣,白色恐怖的主謀與共犯不但尚未遭到審判,有些人甚至還高坐廟堂之上,享受著權力的滋味。

 

轉型正義無疾而終,現在連情治檔案也毀棄,勉力保存下來的的法庭監獄也要移做藝文空間。本文無意貶損藝文創作的重要性與必要性,但何苦以消滅歷史場域為代價呢?

 

白色恐怖是台灣人民共同的歷史記憶,爭取民主的奮鬥也無分族群,民主的果實為全民所有,威權統治的歷史陰影理應也是我們共同的借鏡,然而何以馬政府一朝上台,歷史的檢視竟然又重新有了黑手?獨裁者又成了偉人?我們的民主之路何處去?

 

當我們為國家認同爭論不休之際,型塑國家認同最有效的途徑就是透過共同歷史記憶的凝聚,也就是所謂的集體記憶。而威權統治與民主之路的轉型正是我們無分族群的共同經歷與記憶,是國家最可貴的政治資源。用健康而陽光的態度坦然面對,以對獨裁者的所有功過做一全面而徹底的檢討與省思,它或可成為破碎族群的黏著劑;反之,矇滅歷史的良心,不惜混淆黑白擇邊而站,只是加深政治的對立,使歷史上的被害者與他們的後世更加憎恨加害者及其後裔與幫兇。

 

歷史上的冤屈必須得到平反,罪行必須予以揭露,不平必須得到抒發,否則歷史的憤怒如何得到平息?獨裁者對台灣的正面貢獻如何得到肯定?

 

我們正身處歷史的時間與空間裡,當我們回看歷史的邪惡,常感嘆於時人的消極與冷漠;而正在見証歷史的我們,何嘗不也是正在沈默的一群?漢娜的錯誤也許來自於文盲的無知,我們不是文盲,更不無知,更沒有消極與冷漠的口實。

 

 

 

創作者介紹

馬賽克女郎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老甲魚
  • 我相信,世上絕大多數的人都支持所謂的「轉型正義」,其中當然也包括了小弟在下我。只是,我有些疑惑,這轉型正義到底要做到何‧種‧程‧度,方才稱得上是「真正的正義」?

    從阿姨的文章介紹,「歸鄉」中的海德格若無納粹官職,純只是個御用學者,又怎樣?偶不認為他有什麼實質的罪,朝代改變了,思維潮流當然也會跟著翻轉,反過來再被人批就是了。偶同時不能理解的是「為愛朗讀」中的漢娜,只是擔任過猶太集中營中的警衛,就算是幫兇、犯下了滔天大罪,而必須也要接受坐監的懲罰?呵呵,若是依此標準,凡在兩蔣獨裁白色恐怖時代擔任過國民黨的官員,包含阿輝伯、宋此魚、小馬哥等一干人,再加上所有的鷹爪→獄卒、劊子手、警察、情治人員、軍人……(哦,教師就算了),恐怕有超過百萬人,是否也該輪流去「人權景美園區」蹲一蹲,才對得起那些曾遭受白色恐怖迫害的人士或其家屬?

    台灣現在很可悲(其實是極其令人厭煩),族群問題看來無解(或許要等類似像吳鳳的人物出現),意識形態問題也不會有交集(偶認為解決之道只有靠公投)。這次馬政府急著要改變「人權景美園區」的作法,在目前的環境氣氛下的確是沒什必要(無聊啦!其他該優先處理的事太多啦!)。而話說回來,其實這園區留著也好,或者再改回作為監所,當某些自詡為人權民主的鬥士,有一天又成了貪污罪犯(像兩個口的,已被貪污起訴),或許還是可以用得上。
  • 阿北這不叫支持,這叫做「有條件的支持」,而且往往條件多到可以推翻支持。

    轉型正義要做到什麼程度?這是個好問題,做到極端可以變成獵巫,相信這不是台灣人所樂見,而目前最理想的模式是南非,也就是黑人多數執政之後,對前朝的「種族隔離制度」以及相關罪行的清算,目的只是釐清歷史,追查真相,並沒有要秋後算賬,甚至沒有訴諸審判這樣的大動作。

    然而在台灣,光是「轉型正義」這樣的概念都遭到排斥與抵抗,更遑論其他。轉型正義有些最起碼的形式,包括秘密檔案的公開、真相的調查、相關人員責任的釐清。然而許多秘密檔案都遭到毀損及銷毀,甚至正在銷毀之中,連真相都無從調查,談什麼相關人員責任的釐清?

    當這段歷史一直被迷霧所包裹,任何人都不准接近時,談什麼面對歷史的態度?我們難道沒有徹底釐清這段歷史的權利和責任嗎?或者阿北認為國民黨的洗腦機器就已經代表真相,不必調查、不必釐清了?

    面對歷史的態度是不應有族群界限的,難道只有福佬或客家才需要歷史真相,外省人就不需要了嗎?轉型正義扯上族群問題,那純粹是族群動員的結果,在這個問題上,民進黨和國民黨的心態和作法一樣邪惡,都想各自綁架自己的選民,造成不同族群各自認同統治者及被統治者。在客觀歷史上,外省人也是被統治者,他們面對白色恐怖的處境和本省人一模一樣,但因他們在族群動員裡認同了統治者,以致讓自己成了心理上的統治者,因而抗拒轉型正義,這太荒謬,也太諷刺。

    沒記錯的話,吳鳳的故事是連橫收錄在〈台灣通史〉裡的一則神話,與史實嚴重不符,早已遭到原住民的嚴重抗議。根據原住民的說法,吳鳳是個背信忘義的傢伙,阿北 google 一下,應該可以找到更接近歷史真相的版本。阿北到現在還相信吳鳳的神話,可見黨國機器的宣傳真是無遠弗屆、無堅不摧呀,哎,阿姨要來大哭一場了!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4/22 15:57 回覆

  • 不想說
  • 這是一個好的思考

    今天在"超克"也看到討論這部電影,內容也都連結到台灣.這兩篇都是值得推薦的好文.版主這篇比較重於台灣,而"超克"則平均於台德.對這個內容有興趣的人也可以去看看.
    超克:http://www.wretch.cc/blog/cliquer/17817293
  • 老甲魚
  • 阿姨,沒有人反對調查還原歷史的真相,只是,我認為,當時的時空環境、政治情勢等因素也應一併考量在內。就好比我記得當年十大革新雷厲風行時,有公務員為了浮報二十元的一個便當,即遭徹職沒有了退休金;「豫源輪」走私案嚴重到好幾個主犯被判死刑(後來好像獲判無期)。從現在的眼光來看,這的確是有些冤枉,但,該替他們翻案平反嗎?

    有些案,如尹清楓、劉邦友、陳文成命案、林宅血案以及319槍擊案等,查到現在仍是一團迷霧。不知該不該批評之後的當政者,沒有好好的執行轉型正義?其實,我最有意見的是二二八事件,該查的也查了,該賠的也賠了,該道歉也道了,該建的紀念物也建了。還要怎麼樣?每年到了這一天,總還有些受難家屬及政客,仍要大作文章將舊帳拿出來翻一遍。OK!就算是外省人都有原罪,我想請問的是,這樣的轉形正義是還要繼續的罵多少年才會甘心???

    不管吳鳳事跡的真假,我一直認為這是一個好故事。族群之間的仇恨若無像吳鳳般捨身而致可令對方產生的大感動,雙方大概永遠也不可能和解。不過也沒關係,恨到最後,至多是大家殺來殺去。也或許不必到這一天,很快地,台灣有可能會被國際邊緣化,造成經濟困頓,為了求生存,聰明的台灣人會知道該怎麼做的。
  • ^_^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4/26 00:49 回覆

  • 悉尼
  • 228 事件是遍及台灣社會, 影響戰後至近代整個台灣的政經結構至深且巨, 這是歷史事件, 決非單一衝突事件, 查一查, 關一關, 罵一罵就沒事了. 即使再四百年後的歷史學家, 還是會把 1947 發生的 228 放入台灣史的重要事件. 反倒是吳鳳, 只會被拿來當椑官野史, 並與大漢沙文主義併列.
    228 的劊子手可以被原諒, 但歷史事件不能被遺忘, 扭曲.
  • 二二八是國家的傷痕,會世代流傳。
    如果沒有得到正義,就會以扭曲的方式流傳下去。
    得到了正義,它就會昇華為國家的安魂曲。

    馬賽克女郎 於 2009/04/26 00:50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