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jpg

 

接送我們往返機場的車廠老闆艾瑞克告訴我們,waterville海灣裡的鯖魚多到釣不完,要歸功於政府的強力宣導和當地人包括漁民的自制,他們知道海灣裡的豐富漁資源可以吸引觀光客,海裡有魚就有財源。

 

因此海釣觀光業者帶著遊客出海釣魚,一定會嚴格控制漁穫,絕對不會讓遊客過度耽溺於釣魚的樂趣;亞瑟也是,他看漁穫差不多了就回家,撈捕太多其實是浪費,我們根本吃不完。Waterville的街上到處張貼河釣鮭魚的守則和須知,每人一天最多只能抓兩條,大小不計,可想當地政府保護漁源的用心。

 

這是真的,鯖魚太好釣,我們容易過渡撈捕,這只能靠高度的自制,我們十三日那天看似所穫不多,卻兩餐吃不完。艾瑞克說鮭魚越來越難釣,要怪釣客長期太貪心,政府有心保護已遲。

 

十三日的鯖魚沙西米和鱈魚排大餐之後,還剩很多鯖魚排,丟掉會被雷公打,於是珍妮翻出約瑟芬的食譜,找到一道「白酒鯖魚」(Maquereaux)的料理法,不過這道菜要用白酒醃泡一個晚上,於是我們決定十五日晚間,也就是我們離開愛爾蘭的前夕,把剩下的鯖魚排拿來做一道白酒鯖魚。

 

小倆口十四日去採購了必要的材料──一公斤鯖魚排需要一公升白酒、一顆大洋蔥、一顆檸檬、1/4公升醋,少許楜椒粒,醃泡冰鎮一個晚上。第二天在爐上煮十五分鐘即可。這是一道冷菜,多半當前菜。

 

珍妮和亞瑟當晚又聯手做出一道培根洋蔥奶油義大利麵,這道麵點對我們台灣人而言看似食譜上的西餐,滿唬人,對珍妮和亞瑟這對法國小愛侶來講,卻是尋常到不能再尋常的家常麵,珍妮從小看媽媽做麵點,看久了也會。約瑟芬非常善炊,也愛炊,亞瑟自小在媽媽的調教之下,也是美食的擁護者,我問他有沒有得到媽媽的真傳?他說還早。不過亞瑟和珍妮這兩個臭皮匠湊和湊和,也能做出待客的晚餐。

 

這頓出自亞瑟和珍妮之手的白酒鯖魚晚餐為我們的愛爾蘭之行劃下了完美的句點。

 

 83.jpg 

(鍋子裡的白酒鯖魚,這是珍妮第一次嘗試,裡面的湯汁是一公升白酒和四分之一公升的醋) 

 

 82.jpg

(再來一張白酒鯖魚的近影)

 

 85.jpg

(落入盤中的白酒鯖魚)

 

 84.jpg

(我們努力吃了兩天,還是剩下這麼多,大家知道過渡捕撈的結果了吧,上帝原諒我們)

 

 86.jpg

(當晚的麵點和起司粉)

 

 87.jpg

(飯後甜點水蜜桃塔和現做的 cream。抱歉,吃完了才想到拍照)

 

 

  

(愛爾蘭紀行全文結束)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