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任總統馬英九剛上台,正如火如荼與中國修好之際,卻驚傳我國海釣船「聯合號」在釣魚台海面遭到日本巡邏船撞翻,部份藍營政客乘機反日兼內鬥,結合媒體煽動反日情緒,又對駐日代表許世楷羞辱有加,活生生在日人面前演出一場「攘外必先安內」的仿古戲碼,只不過現在內鬥的對象是民進黨,而不再是共產黨,共產黨現在是他們的弟兄。

舖天蓋地的中國熱給人們畫了一個經濟的大餅,也讓部份政客的政治表演失去理性。糟糕的是,任命了一個逢綠必反的馬屁外長,看到他對綠色背景的許世楷不假辭色,過去外交人員所遵循的外交指戰原則突然成了一個大問號,政治立場偏綠的職業外交官也開始人心惶惶,「台灣」二字不敢再用,卻也不太清楚「中華民國」是什麼東西?它指的是台灣還是中國?如果指的是台灣,為什麼逢台必反?中國究竟是敵是友?要是在台灣與中國之間的立場沒有拿捏好,不知道會不會調回部內坐冷板凳,從此賦閒等退休。

國際情勢瞬息萬變,新政府準備拋棄國共舊怨,與中國盡釋前嫌,在細節做法上固然引起親綠選民的疑慮,在理念上無疑代表一種外交新思維。在國家面臨外交與經濟雙重困境的此時,人們應支持新政府勇闖新局的志向,大不了此路不通,再退回中台對峙的局面。正如民進黨主席蔡英文所宣稱,一旦民進黨重新執政,將不會承認九二共識。希望蔡英文這句話能給馬英九幫大忙,中國不緊抓新政府當政的契機,展現打開僵局的智慧,給馬英九伸展拳腳的空間,就等著四年後和民進黨交手吧。

只不過外交當局在推展外交新思維之際,千萬不要忘記「取信於民」的動作,在國家立場的維護及國家安全與軍事的佈局上讓人民安心,否則一味宣揚新思維而不惜在國格與安全上一再讓步,只是加深人民的疑慮,為新政增添阻力而已。

然而,就在新政府準備與中國一笑抿恩仇、中日也同意捐棄舊怨共同開發東海油田之際,國民黨內的民族主義極端勢力卻追隨中國憤青搞反日,深陷歷史泥淖不可自拔,相較於新政府對中國政策的大刀闊斧,以及中國對日本的務實態度,馬英九的對日政策似乎顯得反動而退步。

台日關係素來友好,日本對台灣的安全毫無威脅性,在李扁政府的努力下,台日關係可謂前人種樹,後人乘涼,新政府原可順利接收,卻因「聯合號」事件的時機不巧,而引起日方對馬英九日本立場的疑慮,為台日關係的前景埋下不安的變數。

中日兩國同為東亞兩強,中國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日本為第三大(見附圖一),在經濟主導戰略的今日,如果善用中日兩國的經濟力,化舊敵為新友,台灣的位置是何等地利?而在開放陸客觀光的歡慶聲中,不要忘記日本迄為台灣觀光市場的第一大客源(見附圖二),但日本並未以此為籌碼,要求和台灣談判換東西,因為台灣觀光客也是日本最大觀光客群,在互惠互利基礎下,日本終於給了台灣觀光客免簽的待遇。這就是兩國交好的益處。假如新政府意圖犧牲我國在第三大經濟體「持繼實現」的經濟利益,去換取我國在第二大經濟體「想像中而尚未實現」的利益,那將是反智的思考。

 

(註:受限於日本經濟數據在維基百科的更新速度較慢,本圖引用的中日經濟數據有一年之別。不過因匯率的變動,各國經濟數據本來就不是絕對的真理,毋寧是相對客觀的參考依據而已。葉伶芳製圖)




(3,000 陸客 X 365 = 109.5 萬。 葉伶芳製圖)


中國最近任命前駐日本大使王毅接掌國台辦主任,日本對於中國此舉已經猜成一團(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8/new/jun/1/today-fo2.htm)。我個人不太認同日媒的揣測,毋寧相信中國在兩岸政策當中加入了對日政策的多邊思維,把中台及中日關係當成一個相互聯動的三角關係,是一種具備高度的外交佈局。

面對中國的三角多邊思維,新政府也不應自陷窠臼,在大幅調整中國政策之際,也應順勢調整台日關係在兩岸關係中的戰略角色,隨時在相互聯動的三角關係裡尋找最有利的槓桿位置。

中日台三國基於複雜的歷史糾葛,始終是個難解的三角習題,致國內的親中及親日兩派勢力每逢藍綠惡鬥,就形成兩股敵對的反作用力,大大耗損了我國的國力。新政府既以「和解」為內政及外交的最高指戰原則,就應善用這兩股原本對立的力量,讓他們各職所司,以充份在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及第三大經濟體獲取國家最大的利益。

許世楷不是台奸,對台日關係貢獻良多的他,新政府不應讓他含辱下台,以制止日本方面過度的解讀。

-----------------------------------------------------------------------------

今天要頒給馬先生一枚好寶寶獎章。
事蹟:http://news.pchome.com.tw/politics/chinatimes/20080619/index-12138315038927224001.html
同學們,請拍拍手!

    全站熱搜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