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才是我的國父。國父說:反共必勝,建國必成!)

先來簡評新總統的520就職演說。首先,馬總統自廢武功,不敢提主權二字,想必是要以擱置主權爭議的方式,來換取中國在主權問題上的自制與妥協。這一點我先不表示意見,希望馬總統能成功,馬總統不成功,我們的國家可能會成仁。失去主權的國家,何以成國?希望他不要變成「中華民國」的敗家子,因為急於兌現三通直航的支票,而自願放棄主權取悅中國。如果是這樣,四年後選民會發現,原來民進黨堅持主權的路線才是對的。

事實上,馬總統無需在主權問題上讓步過多,中國如果因為主權問題拒絕和馬政府協商,處處給馬政府難看,使得馬政府遭到選民的唾棄,那就等著四年後和民進黨政府協商好了。

其次,新總統在演說當中宣誓了我們國家的核心價值──民主和人權,並期勉中國邁向民主、自由與均富,馬政府的道德勇氣值得嘉許。如果主權是我們國家的血肉,核心價值就是我們國家的靈魂。民主與人權的核心價值使得台灣人民不分藍綠團結在一起,更凸顯兩岸的理念與政治制度之爭。可惜馬政府急於清算扁政府,忘了肯定陳水扁深化民主理念的貢獻。

還有,馬總統也在演講中提到「兩岸同屬中華民族」,呼應了呂秀蓮多年前提出的「一個中華」的概念(見前文: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kushih/3/1301906583/20080116152859/),新總統不計藍綠嫌隙,願意接續呂副的遺緒,發揚一個中華的理念,也值得稱許。

最後,新總統在闡述中華民國與台灣的一體兩面時,扯得有點遠,竟又抬出孫中山。要談孫中山,不如談黃帝。中華民國固然是孫中山所建立,孫中山的建國藍圖畢竟是中國,而不是台灣。現在馬總統所代表的國家,是蔣介石在台灣所建立,嚴格說來,我們的國父是蔣介石,不是孫中山。

所以我說過,郭董的國父不是我的國父,那個國早在1949年就亡了,它被毛澤東所建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所取代,這是歷史的事實。

現在這個國家,統派基本教義派不滿意,因為它拒絕與中國談統一;獨派基本教義派也很賭爛,因為那不是他們魂縈夢繫的台灣共和國。不管如何,治國必須放眼國家整體的利益與絕大多數公民的福祉,不能受制於藍綠的基本教義派。

從日治時代以來,台灣人日夜哭喊著要建立一個自己的國家,如今蔣介石給了我們一個,雖然不盡完美,不完美處還有待我輩與後人的努力。盱衡國際現勢,除了繼續建設這個國,我們沒有其他可能性。我的綠營朋友們,暫時忘了台灣共和國吧,除非中國亡了。

自從中正紀念堂的「去神格化」走味變調成為「去蔣化」,現在那座殿堂變成沒人敢碰的爛攤子,誰去碰誰倒楣,因為蔣介石恐怖統治的歷史記憶依然撕裂著族群。不過爛攤子終究要收拾,而要收拾之前,首先要給蔣介石一個歷史的定位,否則如何處理?

歐巴桑認為他是個毫無民主素養的武夫,他殺人如麻,怎麼評價,都不是中華文化定義裡的「仁者」;他甚至很土很聳,對國際局勢認識不多,在台灣的建設也乏善可陳。走避來台以後,他處心積慮的其實是反攻大陸,復個人的仇,雪個人的恥。他才不是什麼分離主義者,相反的,他是個不折不扣的大統派,卻因歷史的陰錯陽差,他成了台灣的建國者。

「大中至正」不要掛回去了,蔣介石的施政作為不配如此聖化,如果大家看「自由廣場」四字那麼不順眼,不如就改為「建國廣場」吧。如是,則「中正紀念堂」就改為「獨立紀念堂」,用來紀念這位建國者,並在建國廣場中央豎立一尊建國者身騎白馬的銅像。

    全站熱搜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