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前,我家的科技美少女去讀王爺爺創辦的大學,她告訴我,寢室的北部室友總是在她面前批評「中南部人」如何又如何,不過她們最後總會加上一句:「妳看起來不像中南部人。」科技美少女來自台中市,父系是世世代代的中部人,母系是世世代代的南部人。她會跟阿姨說這些,想必是心裡記掛。

去年,我家的南台灣美少女推甄上了T大,上台北不久,她又告訴我,她的北部同學總是對她說,南部人如何又如何,南友會那些男生滿口台語,多麼典型的南部人,最後又加一句:「不過妳看起來不像南部人。」

我問美少女,妳該不會覺得人家很看得起妳吧?美少女憤憤不平說:「拜託,照照鏡子吧。」

根據我長期的觀察,北部人在數落中南部人如何又如何的時候,他們多半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就如這些十八歲的北部女孩,她們在批評中南部同學的時候,多半是複誦著父母平日向他們灌輸的偏見而已,這些十八歲的孩子恐怕之前沒去過中南部,真實生活裡沒見過半個他們父母口中描繪的「中南部人」,他們瞭解中南部人多少呢?

這就說明,何以北部人在數落中南部人的同時,又會覺得站在她(他)眼前的中南部人看起來與她(他)想像不符。他們只是在強化並散播「中南部人」的刻板印象而已,即:封閉、保守、沒見過世面、外形有點土氣、說話有中南部口音、有的還嚼檳榔穿拖鞋,等等等等。

一個北部人在數落「中南部人」,貶低他人的同時,其實是在凸顯自己「開放、有國際觀,言行較優雅,外型較時尚」的優越感。

這種優越意識毫無新意,它只是一種變形轉化了的族群和城鄉意識。我唸大學的八0年代並無南北問題,什麼南部人北部人,聽都沒聽說過。倒是從小就有「都市人」與「鄉下人」之分,勉強要扯到政治,同學之間倒有一點隱而不宣的族群界限,平日大家相處愉快不分你我,遇有重大政治紛爭,這條模模糊糊的界限就出現了。

眼前的南北問題與其說是地域情結,不如說是「南綠北藍」與「南工農北士商」的變形意識,族群的分佈巧妙攀附於「都市人」(士商階級)VS.「鄉下人」(工農階級)的南北界限。由於選舉的挫敗,將中南部人描繪為一群封閉保守、沒有見識的鄉巴佬,就變成北部士商階級的「自我防衛」,否則充滿階級優越感的士商階層如何看待自己政治上的挫敗?

「北部人」VS.「中南部人」是極其危險的建構,政治上它會強化族群的對立,社會上它會深化階級的仇恨。藍營不斷指控民進黨操弄族群,在社會上卻極力建構中南部人的負面形象,並透過父母的偏見代代相傳。

一八九五年中日簽訂馬關條約,日本大軍兵臨城下,官兵棄守潛逃,台北城陷入劫掠,大稻埕士紳望治心切,乃開城門迎接日本人。此舉說明商人的利益考量優先於國族意識,過去面對日本人如此,今日面對中國亦然。商人的無國族意識巧妙結合國民黨的兩岸政策,對照出台灣意識高張的中南部民眾的「封閉」與「保守」,套用一句政治詞彙,就是「鎖國」意識。

我並不以此合理化陳水扁的族群語言,然而想一想陳水扁所背負的「南部人」的胎記,以及因此而來的羞辱,想必陳水扁的階級悲哀,是很多中南部人共同的悲哀。

當他的政敵用「南部鄉下人」的負面羅織不斷侮辱他,他就動員族群為自己復仇。政治變成永無止境的相互報復。

賣台的指控令藍營群眾氣憤,藍營民眾想像的優越感也令綠營支持者惱怒。比較諷刺的是,馬英九的「Long Stay」最不可忽視的效應,在於讓中南部民眾深感「人家這麼看得起我們,當然要力挺到底。」


----------------------------------------------
相關閱讀:村姑情結與階級焦慮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kushih/3/1277038690/20061221121617/

    全站熱搜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