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ocalypto.jpg 

自從看過這部電影,我決定將梅爾.吉勃遜(Mel Gibson)列為我第二愛的男人。第一愛的男人暫時保密。

 

說來慚愧,離開馬來西亞以後,我和電影失聯已久,竟然不知道這部片子,直到最近衛視電影台播放本片,我才大為驚豔。說來奇怪,先前亂轉電視的時候,看到了一些片段,竟然有一時的疑惑,看人物亂真又考究的造型,我以為是國家地理頻道或是Discovery的人類學紀錄片,可是又覺得奇怪,影片的運鏡優美不似紀錄片,又好像有故事,在迷惑之中就轉台了,只知道它的片名叫〈阿波卡獵逃〉(Apocalypto)。後來上網查了影片資料,竟發現是大導吉勃遜 2006 年的力作。回想他1995年的經典大作〈英雄本色〉(Brave Heart),我決定要收看本片。

 

〈阿波卡獵逃〉是一部少見的、看了開頭就會屏氣凝神想要一口氣看完的電影。我是一個坐不住的人,不是能夠迅速抓住觀眾的影片,我常常必須分好幾次才能看完。誰知道衛視電影台頻頻插播廣告,讓人想殺人。一氣之下就關了電視,去租片子回來看比較實在。

 

本片是編導團隊針對馬雅文明做了嚴謹的人類學考古研究之後,企圖以最忠實的方式重新還原馬雅人真實面目的藝術呈現。它終究是電影,而非紀錄片,因此它有一個很生動的故事,透過這個故事來呈現人類在叢林狩獵時代,為了生存所進行的殘酷殺戮,以及部落與部落之間的征戰。

 

因此暴力與血腥是本片不可或缺的元素,少了暴力與血腥的影像呈現,殺戮只是一種概念。但在叢林狩獵的時代,殺戮是生活的必須,概念才是遙不可及的奢侈品,是在開獵人的玩笑。因此,剪去血腥畫面的行為顯得可笑又不合理,他們活得太舒適了,以致忘了人類遠祖生活的殘酷,當外敵入侵時,你不殺人,你就會被殺。 

 

故事的主人翁是叢林部落的青年獵人黑豹掌,他原是個善獵的勇士,與父親及妻兒在部落過著狩獵的平靜生活。有一天在森林裡獵殺一頭大貘時,遇見了一群遭到屠村的馬雅難民,從此心裡蒙上了恐懼。他的父親警告他,不要被恐懼所征服,相反的,要克服恐懼,要勇敢。不久,屠村的殺手也對他們發動黎明的奇襲,他們燒殺擄掠,黑豹掌情急之下將妻兒藏在地下的洞穴裡,自己卻和村落裡的壯丁及年輕的婦人一起被俘虜。

 

這些殺手是文明程度較高的城邦戰士,被俘的婦女被帶回來當成奴隸拍賣,被俘的獵人則將在祭台上獻祭給天神。他們一個個被送上祭台,活活的被祭司剖腹、挖心、砍首及棄屍。黑豹掌利用一個可以脫逃的機會,全力跑回森林。當他跳下瀑布抵達他自小狩獵的叢林時,突然恢復了勇氣,在遭到城邦戰士的獵逃過程中,徒手演出一場以一敵多的逆轉勝。

阿片的後半部較諸前半部,確實氣勢弱了些,不過也有可觀之處。黑豹掌利用主場優勢把敵人幹掉的過程滿好看,其中還靠一頭美洲豹、一隻毒蟾蜍與一尾矛頭蝮的幫忙,梅伯的想像力真夠傖的。

 

我猜想梅導一定和我一樣,是動物星球頻道的忠實觀眾,會利用動物星球頻道的生態知識來拍電影。尤其是那尾矛頭蝮,真是神來之筆,那種蛇我在 Austin Stevens 的節目裡面看過,它的體型很大,可到兩公尺長 ,攻擊速度很快,致命指數很高,沒就醫的話,被咬四十八小時後就會死亡。

 

這部片的趣味是多重的,有考古人類學的樂趣,又有中美洲叢林生態的介紹,還有森林危險動物警示。相信本片不但是動作派觀眾的菜,也是大自然愛好者的品味,它教你要敬畏大自然。

 

儘管身處的時代不同,無論是〈英雄本色〉裡的William Wallace,或是〈阿波卡獵逃〉裡的黑豹掌,他們都有一顆無懼之心,因而展現出勇者的氣質。無論是〈英雄〉或〈獵逃〉,吉勃遜都對「勇敢」做了最佳的銓釋。勇敢不一定能夠打倒邪惡,例如 Wallace對抗英格蘭入侵的戰鬥最終還是失敗,他沒能扭轉被敵人處決的命運;黑豹掌雖然殲滅獵殺者,逃回森林解救了妻兒,但他生長的村落依舊是被被敵人弭平了。他們都是悲劇角色,卻不失英雄本色。

 

這部電影的優美處,除了展現獵人的勇武身姿,以及獵逃過程的驚險與精彩,更呈現了森林的豐富與多姿。喜歡看動物星球頻道的人一定都知道,森林不是只有樹,森林是一座生態豐富的大千世界,有多少生機,就有多少殺機。森林的面目在攝影師的運鏡下,美麗又殘暴,寧靜又不安定,迷人的面目之下又隱藏禍端。

 

本片製作的嚴謹程度也令人讚嘆,舉凡人物的造型、器皿、武器、民族神話,乃至於語言,都表現出一絲不苟的考究。難怪我先前將它當成Discovery的影片,但它又充滿商業電影的娛樂性。看完這部電影,我只能讚嘆,好萊塢真偉大!

 

 

我給它五顆星,因為它在題材上的野心,前無古人。

 

 

 5_stars.jpg   5

 

 

 

    全站熱搜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