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說:「巧言令色鮮矣仁」,這句話無形中也為我們的兩性文化定了調,我們潛意識裡排斥擅長傳情說愛的男人,我們鄙稱為「花言巧語」。從小母親就教育我們,找老公一定要老實憨厚,太花言巧語的男人一定會和別人分,女孩從小就活在和別人分男友、分老公的恐懼裡,一輩子不知道什麼是愛。

 

每次我對人說,敝家長是法國人,對方總是用著讚歎的語氣說:「啊,法國人很浪漫,好幸福喔。」幸好我沒說家長是義大利人,不然對方一定說:「Oh, my God!義大利人最多情了。」

 

「浪漫」的法國人和「多情」的義大利人是不是就比台灣老公好,這完全沒有客觀的比較標準,不過這種刻板印象並非憑空虛構。別的西洋人浪不浪漫我不知道,我的觀察是,拉丁男人確實較花心思於傳情表意上面,親吻和愛語的使用完全不吝惜,巧思也多。我覺得這是文化因素,人在這種環境下長期耳濡目染,木頭也會變情聖。當然,我說的是一般狀況,並非人人如此,同一個文化下的個別差異還是滿大的。

 

致於民風保守的敝國,那要怪孔老夫子,誰叫他老先生食古不化,對花言巧語有偏見,害得有情男女愛在心裡口難開,只好折磨對方去猜。不過全球化的浪潮襲來,大家看多了好萊塢的傻瓜愛情片,影響所及,男人把「哈妮、甜心」掛在嘴邊,女人開口是「親愛的」,閉口是「阿娜達」,應該已經漸成風氣。

 

不過親暱的稱呼只是皮毛,愛侶間的傳情表意是一門大學問,愛要如何說,情要如何表,那真是細膩又漫長的摸索。有一種萬年不敗的表意法,叫腮奶,意指女子撒嬌,英文不知道怎麼說。如果英文找不到相對應的單字,那表示盎格魯薩克遜語系的男女不興此道。(撒嬌的英文怎麼說,要請張姐問問史提夫^_^

 

今日女性意識抬頭,善撒嬌的女人非但已經不會被說成壞女人,腮奶的男人也很殺呢。父母都偏愛腮奶的小孩,同理可証,男人和女人也喜歡善撒嬌的另一半,這就說明了傳情表意的魔力。沒有巧言令色,哪來愛情增溫?

 

再者,親密關係是一種動態,無時面對各種挑戰與變數,再堅貞的愛情也無時充滿不安全感,今天的他,是不是還像昨天一樣愛我,就算是,他明天還會愛我如昔嗎?不要以為說過一次「我愛你」,徹底交心過一次,對方就可以從此沒有疑惑。也許今天沒有疑惑,三個月後又有疑惑了。因此愛要常常說,讓對方知道你的情意堅定如昔。別忘記,愛是要常常釋疑的。

 

當然啦,假裝吃醋,假裝懷疑,也是一種傳情表意的方式呢,無非就是想告訴你,他有多愛你,多在乎你而已。不過這樣就有點耍心機了,兵不厭詐嘛。

 

    全站熱搜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