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常在文章裡面表達一種對於人生觀的基本立場:信仰者和非信仰者之間,並無高下之分,這純粹是個人人生觀的擇選,沒有優劣之別,只要將這兩種人隔離就好。人間的大不幸,在於這兩種人喜歡混在一起,並且試圖說服或影響對方。

舉例來說,有宗教信仰的,和無神論者,高興就好,能為自己的生命找到詮釋的意義就好,信不信神都無所謂,我就是一個無神論者。偏偏這個世界上有一些非常aggressive的信仰者,他們無所不用其極地試圖傳教,要和你分享他們的信仰,連晚餐時刻都會來按你的門鈴,想要和你談一談。這種意圖傳教的態度對我而言,是一種侮辱,他們恐怕是認為無神或他神信仰者很可悲,很缺乏智慧,需要他們的指引,人生才會有目標。你信你的神,我沒意見,但請不要騷擾我。

兩性關係亦然。有人追求婚姻和歸宿,他們談戀愛的目標是尋找承諾,一心一意就是想要有個家,有幾個可愛的小孩,一家過個舒適安定的生活。這很好,我的父母都屬於這種價值觀,我因而生長在一個溫暖快樂的家庭,我感謝我父母的這種人生觀,它為我的成長歲月帶來幸福。最關鍵的是,他們彼此遇對了人,我父親打從認識我母親那一刻,就決定與她組織家庭;我母親遇見我父親之後,就決心與他廝守一生。找到對的人,是上天最好的祝福。

也有一種人,視承諾為負擔,不以婚姻和歸宿為親密關係的唯一終點,親密關係的目標,除了婚姻和承諾,也可以有別的選項,最近正夯的電影〈型男飛行日誌〉裡的男主角,就是這種人生觀的代言者。在我看來,這也非常OK,只要你能妥善處理每一段親密關係的過程,並且有人可以和你分享過程的美好,有何不可?

問題就出在這兩種人一旦碰上了,一個汲汲追求承諾,另一方卻始終逃避,卻又因愛戀對方,無法理性放手、相互祝福,終於走向相互憎恨的結果,那就是所謂「所遇非人」了。更極端的情況是,有人會用等待來換取承諾,希望時間會改變另一方的態度。幸運的,也許在漫長的等待之後終於得到;不幸的,可能會空等與懊喪之中虛渡人生。

這幾年不曉得怎麼回事,突然流行幸福作文,三天兩頭總會收到一些「溫馨感人」的轉寄文章,細讀之下,作者都是用著一種對人間充滿善意的口吻,內容充滿了人生的小哲思,意圖要和你分享人生的幸福時刻和幸福的真諦,結論就是教導他人如何珍惜有限的生命。我對這種心中充滿愛的幸福作文完全沒有意見,作者活得充實,那是一種福報,只要他活得高興,祝他幸福。

一樣的道理,這個世界上也有很多人討厭這種肉麻,不喜歡用著這種充滿善意(或說是偽善)的口吻來敘述人生,說得更白一點,那並不是我表述人生的方式。但這也沒關係,人人都有書寫的自由,我不去讀它就沒事。問題就出在於,有人總是很喜歡胡亂轉寄。這就好像喜好色情的人,喜歡轉寄色情圖片與人分享,殊不知他的嗜好對某些人而言,是難以忍受的冒犯。常年累月收到這種肉麻兮兮的幸福作文,我就發火了。我很懷疑,台灣人是不是得了集體幸福焦慮症?

轉寄這種文章的行為,猶如那些晚餐時刻來我家按門鈴的傳教士,對我的人生觀是一種侮辱,對我的精神是一種騷擾。我可以尊重教友們向上帝禱告,並視為一種宗教自由,修行者愛寫幸福作文,也沒人管得著,但你們就不能讓我安靜嗎?

 

註:圖片為高雄夜景,與內文無關。

 

 

    全站熱搜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