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野菇神秘莫測,何時何地會出現,誰也不知道。在法國的波爾多牛肝菌(法文名Cèpe de Bordeaux,學名Boletus edulis)採菇地圖上,皮卡第並無名氣;然而中部的歐特盧瓦就大大有名了,季節好的時候,它盛產波爾多蕈,許多民宿都以此為招徠。法國最大的波爾多牛肝菌罐頭及烘培工廠正位於該地區的城市Saugues,菇友們在台灣吃到的法國進口乾燥牛肝菌,十之八九是從Saugues來的。

我們在皮卡第踏青賞菇的三天,僅在第二天的下午找到一枚大波爾多蕈,雖然家長叫我附近找找看,理論上找到一朵,附近一定有,可惜我來回巡梭,就是沒看見。我們因而做好槓龜的準備,想想,這一趟森林踏青,看到的各式美菇已夠多,已經值回票價。我的相機記憶體不知滿了幾次,害我回到旅館就得趕緊把照片下載到筆電去,好清空記憶體做為再次出擊用。

詎料離開皮卡第那天的凌晨下了一場豪雨,連我都被窗外的雨聲吵醒,我心想,莫非這是出菇的癥兆?沒錯,八月五日清晨我們開車到森林區,準備對這裡的美麗樹林做最後的視察,沿路上一朵朵碩大的波爾多蕈就在路旁的壕溝上展顏迎接我們。我眼尖,從車窗往外一瞄,連忙喊「停車!」家長停過幾次車,看我收穫豐富,就說:「也許我們根本不必進到樹林,光是樹旁的就夠我們飽餐好幾頓了。」

26   
(這枚波爾多牛肝菌漂亮)

27    
(這一枚夠大吧?別看它被蟲蟲咬成這樣,可堅挺得很)

 

28   
(這一枚也很棒,雖然菌柄被啃了一些)

我們依然鑽進了樹林裡的步道。能吃到波爾多牛肝菌固然是人間一大美事,但踏青賞菇最大的樂趣,還在於「尋找」的過程。沒試過的人很難想像在龐雜的樹林裡面發現一枚露頭的頂級食用菇的喜悅。

由於這裡的樹林已經夠潮濕,加上這一場大豪雨,步道上滿地泥濘,不少菇菇好像溺死了一樣,都提早腐朽了,可見雨水過多似乎不是好事。但氣候乾燥也不利菇菇的生長。 

 29   
(這是一株發霉腐爛的波爾多蕈)
 

那天下午我們帶著大包小包回到巴黎,野餐袋裡裝了滿滿的歐洲最知名的頂級食用菇──波爾多蕈。才回到家,家長的女兒馬蒂兒剛好打來電話,她此刻正在歐特盧瓦渡假,家長連忙向她炫耀戰果,誰知她稍早也和當地親友去踏青尋菇了一番,卻因為氣候乾燥,而在波爾多蕈最知名的產地宣佈抱蛋。這是多麼奇怪的事情啊?波爾多蕈來無影去無蹤,果然名不虛傳。

當晚回到巴黎,我們首先料理了那一大袋波爾多蕈,野菇就是要現採現吃,家長的原則是先吃頂級的,次級品留著再說。那天他還是堅持吃原味,他很頑固,非堅守兒時他母親的做法不可。說實在話,每次都吃原味,我有點膩了。哈哈,我說這話很討打,在台灣,進口乾燥牛肝菌是高貴食材,我在法國卻吃新鮮牛肝菌吃膩了。這也沒辦法,台灣沒產嘛。(待續)

30  
(這不叫炫耀,什麼才叫炫耀?)


 31  
(準備下鍋的波爾多牛肝菌)


32   
(菇菇太多,鍋子不夠大,得分兩次下鍋,也吃了兩回合,呼,好撐)

 (本部落格圖文版權所有,未經授權勿轉載)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