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pei.jpg

原以為〈一頁台北〉是吸血鬼片,因為從頭到尾都是夜拍,原來不是。廣告文案都說〈一頁台北〉是行銷台北,但片子看到結束,只看到黑夜中的暗巷,完全看不出是台北,那種暗巷全國到處都是;連誠品和士林夜市,要是事先沒說明地點,也根本看不出來。這部電影的空間背景完全模糊,沒有辨識特徵,用來行銷台北稍嫌勉強。

片子的風格也有些模糊不清,原以為是愛情小品,但片中的黑道橋段又看似有意搞笑,雖然偶而令人發噱,卻又不是搞笑片,以致片子遊走在嚴肅與意圖搞笑之間,有點風格混淆,兩者都不完全是,看起來有點怪怪的。

這部片子的男女主角都不亮眼,反倒是高高的木訥和阿洪的無厘頭會引人注意。阿洪手下那幾個小壞蛋的戲份有點意思,本來綁架高高,後來又找他打麻將,又教他把妹;阿洪被條子抓了,竟然跟條子說他要坐前面,還一直叫條子趕快上車。這樣的劇情設計是有趣的,但它並不寫實,真實世界裡的壞份子沒這麼可愛,將它擺進寫實意味的《一頁台北》,就產生了風格的混淆。

這部片子的畫面也嚴重黑暗,除了在書店和超商裡面的畫面稍顯明亮之外,其它一概偏黑,對於我這種視線不太好的觀眾,是很大的折磨。其中最可惜的是浪費了張孝全。張孝全是有演技的演員,在本片卻無表現,理由是導演中他戴一頂假髮在黑暗中演戲,就好像叫一個黑人在燧道中跳舞,只看見有一個人在動,其他什麼也看不見,能認出那張臉是張孝全,算我本事大。

台片有三多:檳榔西施、流氓和同性戀,本片包辦了一項,算是血統純正的台片。聽說這三項是新聞局補助拍片的基本條件,沒符合上述條件,免談。聽說台北市和高雄市後來也跟進,要行銷北高兩市,也非要來一點流氓或同性戀什麼的。聽說戴立忍的《不能沒有你》本來要在台北拍,因為不符合上述要件,北市影委會拒絕補助,戴導一氣之下就跑去高雄。聽說高雄本來也不收,是聽說他被北市拒絕,為了和北市別苗頭,才勉予補助。可是拍片期間,聽說陳菊有派人去關說,要戴導加一點檳榔西施或流氓什麼的,被戴導嚴詞拒絕。以上純屬亂講。

反正台片裡面黑道橫行,什麼都能和黑道扯上關係,看多了實在很膩。天下文章一大抄,看來電影也是。自從候孝賢的《悲情城市》在國際上大放異彩,黑道就成了台片尾大不掉的台灣風光。也許大家都在揣摩外國評審的口味,也許外國評審喜歡看這個。

要拍出完美的電影很難,也許我太挑剔了。其實一部作品裡面,只要有一個能夠收服人心的要素,這部電影就算成功了。可惜我沒在《一頁台北》裡面找到什麼能夠打中我要害的元素。

本片似乎被我說成一無是處了,其實不是,我是用一部在柏林影展勇奪「最佳亞洲電影獎」的標準來看。用這樣的標準來評這部電影,本來就會嚴苛。如果將它擺到一般默默上片又默默下片的台片裡面去比較,它還是相對突出的。

這部片子整體看起來就是一個怪字,也許在某些人眼裡看起來就是「風格」,這個我沒意見。也因為怪,就顯得另類,異於一般中規中矩的電影。也因導演意圖通俗的手法,劇情的推演頗稱流暢,看起來不傷腦,也沒有要顯示高深的意圖,很具親和力。基於這種另類和親和力,這部電影還是值得一看。 (本文版權所有,未經授權勿轉載)

4_stars.jpg   4.0

(本文劇照取自開眼電影網,圖上標語為本文作者自加)

    全站熱搜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