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ast_01.jpg  

《吐司:敬!美味人生》(Toast, 2010)是我此行來到巴黎所看的第一部影片,單就一部天馬行空的虛構電影來看,它堪稱好看,商業性與藝術性俱備;可惜做為一部名人真實生活的自傳所改編,它卻出現了一隻大蟲蟲,影友們稱為「Bug」,而無法說服我。這隻大蟲蟲就是繼母的高超廚藝。 

我向來以小人之心看待名人傳記,我常會懷疑內容敘述的真假程度,特別是偉人的傳記,像是兒時看魚兒逆水上游,或者打破水缸救出小同伴,或是鑿壁引光(鄰居不會抗議嗎?)這類的情事。可信度高的,不想讓讀者知道的事情,頂多不寫出來,不太會捏造事實:有些則是為了增加可讀性,可能在某些情節添油加醋,以增加人生經歷的戲劇性。畢竟平凡而缺乏戲劇性的人生傳記,有誰要看?吃並不是什麼戲劇化的元素,寫成回憶錄大概也沒人要看。 

《吐司》是根據英國美食作家奈傑.史萊特(Nigel Slater)的同名回憶錄改編。故事敘述史萊特出身中產階級,母親不善炊,父親也不重視食物的美味,而造就小奈傑的挫折感與對美食的渴望;小奈傑幼時喪母,父親卻與來家中打掃的清潔婦日久生情還是早就暗通款曲怎樣的,兩人就在一起了。

 toast.jpg  

問題是,清潔婦不但來自低下階層,還是有夫之婦,史萊特先生與清潔婦弄得不清不白的結果,搞得清潔婦的丈夫也起了疑心,最後史萊特先生不得搬離到遠離人煙的地方,以便讓清潔婦與他私奔而來。反正有情人終成眷屬,史萊特先生最後終於與清潔婦結為夫妻,但小奈傑對這段婚姻始終排斥。 

原因之一,繼母來自下層社會,在小奈傑的心目中,她就是來家裡打掃的婦人而已,怎樣也取代不了自己的媽媽;原因之二,繼母善炊,端上桌的道道都是精緻大菜,連甜點都獲得史萊特先生的由衷讚美。奈傑為了與繼母爭奪父親的關注,在學校參加了烹飪課程,還比一般女生用心,為此弄得同學們的訕笑,說他娘砲。而不管他從學校帶回什麼美食成品,永遠都被繼母技高一籌的作品打敗。 

本片的其他劇情我都沒意見,但看到繼母的高超廚藝,我就縐眉頭了。除非是電影做了誇張處理,否則一個來自低下階層的婦人有如此手藝,又能贏得中產階級丈夫如此讚賞,是匪夷所思的。 

美食攸關階級,美食家或名廚都有一個養成的過程,什麼階級的人就有什麼樣的品味。繼母端出來的美饌佳餚,道道都寫著銀子,一個以勞力為生活打拚的清潔婦,哪來的財力鍛練一身廚藝?又哪來的養成過程?除非她出身餐廳的廚房助理,或是在糕餅店打過雜,但電影又沒交代,這就難怪我要看得縐眉頭了。基於這隻大蟲蟲,本片無法贏得我太高的讚賞。 

不過撇開劇情的真實程度,我卻必須對導演的手法表示讚揚。當史奈特先生驟逝,繼母這時明瞭到奈傑是她僅剩的親人,而改變戰略要與奈傑相互取暖,奈傑看到父親去世再無親情牽掛,卻拎起皮箱頭也不回地大步離家。我相信影友們看到這裡,對於故事的結局是有些不捨的,難免也對這個善炊又善耍心機的婦人起了同情之心,但導演的筆觸採取了一貫的「與往事及人物保持一定距離」的冷調,使得故事在淡淡的哀愁裡散發後勁。 

另外,奈傑回顧他始自兒時的同性戀傾向,電影處理起來十分清新。奈傑並在回憶錄當中勇敢坦承同性戀的事實,想來也是可貴的勇氣。

 

    全站熱搜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