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首富郭台銘最近拍了一部電影,試圖告訴我們,商人無祖國,商人唯一的祖國是白銀帝國。所以我們看他是台商,他卻自認晉商,搞了半天是誤會,他拿的根本是白銀帝國的護照。

既然商人無祖國,台商自然不例外,所以逃亡中國的經濟犯兼通緝犯──聲寶前董座陳盛沺近日出了一本「中國心」,歌頌統一,搖身一變成了中國媒體眼中的愛國商人。這則新聞我看了哈哈笑,狗改不了吃屎,商人就是愛搞政商關係,這本書就是他重起政商網絡的處女作。中國人千萬不要見獵心喜,以為反扁台商就是忠義之士。凡愛搞政商關係的商人多半心術不正,這裡搞完搞那裡,這裡掏空那裡掏空,留下的債務全民買單。

之前東帝士的陳由豪和最近的力霸王家,就是中國的前車之鑑,中國財經專家和學者應該派重兵來台研究紅頂商人的興亡史,畢竟中國還是資本主義的新手,是多少想抱政治大腿的商人眼中的肥羊。如果中國人喜歡,陳盛沺就免費送給你們,另外附送陳由豪,請他們向經濟高速起飛的中國示範什麼叫掏空,這一課,北大的財經教席保証教不來。

假如台商無祖國,我看不出為什麼中商就會比較愛國。假如台灣長期歡迎外國投資,我不明白為什麼我們要將中資拒於門外?假如我們歡迎各國商人,何以不能歡迎中國商人?

中國正在急速轉變,我們對中國的認知卻停留在赤色中國。我們只看到這其中的威脅,卻逃避台灣在中國崛起過程中的歷史任務。

民主正是我們的角色與任務,是台灣做為地球村的一員,對近親中國的責任。而民主,也是我們的機會。

我的台商親人在中國紮根十餘年了,這些年經常為往來客戶安排訪台行程,除了拜訪台灣廠商,也順便遊山玩水,妹妹自然就成了地陪。因為送往迎來的需要,妹妹常絞盡腦汁,要讓中國客戶見識道地的台灣味。我給妹妹出餿主意,就帶他們去「天仁純喫茶」吃茶餐嘛。妹妹說,這些中國商賈都是中國經濟起飛的受益者,揮金如土,住的是一夜上萬的涵碧樓,天仁的茶餐一個人頭三百元有找,不會太寒酸嗎?

我說,錯了,中國商人出手闊綽,是要掩飾人在他鄉異地的不安全感,因為不確定人們如何看待他,就用金錢強化自己。帶他們去庶民消費場所,反而能夠化解他們的戒心,放鬆自己去品嚐台灣風情。天仁的茶餐對我們稀鬆平常,對他們可能充滿異國情調呢。

我會出這個鬼主意,是讀到近年來最動人的中國小說「南方有嘉木」(王旭峰女士著),故事描繪一個經營茶莊的家族興衰,時空橫跨百年,情節張力十足,故事的精神卻是中國的茶。不過讀完這本小說,我感覺作者固然野心勃勃地刻意將茶拉昇到一種文化精髓的層次,但做為一個台灣讀者,我卻感覺茶在中國精英階層只是一種玄學的思辯,經不起現實的檢驗。真正的精緻茶文化,是在台灣。而天仁純喫茶,更是一種茶情調。

最受巴黎人青睞的綠茶,不是中國茶,而是台灣的烏龍茶;我的韓籍友人美卿每次來訪,總是帶了一個空空的大行李箱,準備用來裝烏龍茶和鳳梨酥。很多台灣人可能不知道,烏龍茶是轟動武林驚動萬教的台灣特產。

一個自詡為茶的子民的中國人,來到台灣怎能不去擁抱台灣的茶創意和茶情調呢?

撇開這些,拜訪過台灣的中國商人,對台灣又有什麼評價呢?他們的評語無非是「環境乾淨」、「人民有禮」。在我看來,光是有禮二字,就是無上的讚美。而乾淨與有禮,一直以來,不正是我們用來禮讚富而好禮的日本社會的用語嗎?

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台灣人是看不見台灣的,台灣總是在他人的眼裡看見自己。我們並不知道從小喝到大的黑松,已經是一種集體記憶,直到外國私募基金看上它的品牌價值,我們才驚覺原來黑松的招牌這麼值錢。

台灣的自由風氣、生活品質和文化涵養,對中國商人的吸引力絕對勝過中國之於他們。假如他們又能夠在台灣找到商機,我看不出何以他們不會為自己的口袋說話,並效命於自己的口袋。而主權和管理在我們的手上,我看不出政府有害怕中商的理由。

台灣人和中國人的經濟行為是如此雷同──勤奮、重利、喜歡拿錢做人,文化習性也類似,特別是受過良好教育的人。最大的差異則是政治行為,尤其是參訪團一碰到台灣的國旗或國歌,動不動就要搬出「一個中國」的政治八股抵制什麼的。當然,中國人也看不見自己,他們並不知道這種行為何等無知又可笑。

無論如何,在中國崛起的浪頭裡,台灣勢必要出席,再堅定的抵制也改變不了什麼,我們被迫要參與。

自六四以來,對於中國人權狀況的改善及政治的改革,美國政府和歐美的人權團體及個別政治人物鞭策良多,反觀地緣及文化血緣密切的台灣,卻是不及格。除了台商汲汲擁抱中國商機,藍營及其支持者對中國崛起的盲目歌詠,已經到了中國極權幫兇的可恥地步;綠營及其支持者則對中國經濟發展不聞不問之餘,對中國的人權及政治改革進程置身事外,同樣糟糕透頂。

久而久之,台灣海峽已經變成台獨基本教義派的魯比康河。

台灣緊鄰中國,我們註定逃離不了中國,這是我們的悲劇。然而往好處想,對於一個重利的民族,銀彈絕對可以化解飛彈;而只有民主和自由,才能改變中國的極權性格。

很多人說,台灣太小,改變不了中國。他們錯了,人們難道看不出,今日的中國正在走台灣的老路──在威權體制下實施自由經濟。更何況,普天之下,台灣與中國的文化血緣最接近。不要忘記,敵意是所有情緒裡面最具張力的情感,中華文化的認同感加上兩岸分裂的敵意,造就一種無比倫比的情感張力,這使得中南海領導人的雙眼,一刻也離不開台灣。尤其自命天朝的中國,其文化、社會、經濟及應用科技的發展無一不被台灣甩在後面,中南海領領人的挫折和痛苦,可以想見。

中國的經濟已經飛快成長,追求民主自由更是中國人民的願望,問題只卡在中國政府的態度。對此,台灣必須與國際社會攜手,鞭策中國政改的進程。民主的到來,符合兩岸關係發展的利益。如果真的打不過中國,就把中國台灣化。

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馬英九的致命傷,是缺乏中心思想,不敢挺身捍衛台灣的民主價值觀。他稍早接受新加坡媒體訪問,竟也盛讚新加坡的政經模式(見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70530/5/f2tb.html)。也許是急於討好他國,也許是對民主政治缺乏堅定信念,總之,他表現出來的,是缺乏堅定正直的領袖特質,這使得馬英九淪為人云亦云的媚俗政客,很難期待他對中國的政治發展有坦直的建言。

民進黨候選人謝長廷雖一度展現比陳水扁更遼闊的政治格局,但他與深綠勢力的糾纏不清,卻可能妨礙自己的腳步。相對於馬英九,謝長廷具有堅定果決的特質,問題是,他會是跨過魯比康河的凱撒嗎?


-------------------------

PS.近日看到報導,指出郭董的新歡港星鄺美雲女士具有中國政協委員的身份。因此我要修正關於「郭董不搞政商關係」的看法。郭董在台灣也許不搞政商關係,但他和鄺女士的關係難脫與中南海眉來眼去之嫌。

    全站熱搜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