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網齡已經堂堂接近十五年,從我十二年前架設網站開始,我的讀者始終是男性居多,這可能和我長期談論政治有關。至於我的兩性文章為何多以男生為主要讀者群,我也不清楚,我想當然耳以為,讀我政論的男生,也順便讀讀我的兩性文章,反正文章都在同一個網站內,男生們愛烏及屋,就加減讀讀。

 

當然啦,也有可能是一般兩性作家比較淑女,我的文章比較辣,經常要打上馬賽克,比較符合男生的胃口。

 

男生們固然加減讀讀我的兩性文章,他們畢竟不是兩性作文的主要讀者,以致我的兩性評論文集「馬賽克女郎」的文章當年在我的網站上發表時,男生們反應如火,誰知道真正出版時,男生們並不捧場,銷售情況普普。

 

我並不刻意以男性為主要讀者群,那純粹是偶然。不管如何,以男性為讀者群的兩性論述,在市場上註定是敗筆。

 

著名精神科醫生作家王浩威曾經為文指出,男生出於一種不願示弱的心理,他們很少出席聆聽探討社會問題相關的演講,他們的姿態比較不像女性一般的柔軟而願意聆聽他人的高見(原文已忘記,大意如此)。

 

這樣的現象也表現於兩性題材上。只要細心觀察,不難發現兩性論述的龐大讀者群,幾乎清一色為女性,掏錢買兩性書的,也幾乎清一色是女人。

 

這並不是我國所獨有,只是各國表現出來的現象不相同。在法國,很多年輕女孩因為個人的感情困擾,而選擇攻讀心理學系,期望藉由心理學的研究,進一步瞭解人們的心理(其實是想更加瞭解男人的心理啦),並期望藉助自己的專業,提供為情所困的有情男女心理的諮商。由於法國女孩大量投入心理學系的範疇,造成就業市場僧多粥少,導致心理學系的畢業生面臨嚴重的失業問題。

 

由此看來,女性專注兩性困擾,似乎是世界共通的現象。然而,這是否就說明,兩性糾結是女性獨有的困擾,男性就沒有呢?非也,如果我們從社會新聞版三天兩頭造成轟動的情殺案件看來,那些為愛走極端的,甚至不惜手刃情人的,絕大多數是男性。雖然清大女研究生洪曉慧的情殺案最近又成為話題,但女人為愛引發殺機的案例,比起男性,還是少得太多。

 

這裡我要插播一則有點相關又不太相關的往事。十多年前,我為了架設網站,而前往資策會開設的網路進修班學習Front Page網頁製作,全班二十餘位學員裡面,只有兩位男生,連教席都是女生。大家都覺得奇怪,男生都哪裡去了?老師笑笑說:「男生都買書在家自己K啦。」

 

我隨後想想,這也是一種大男人骨架在作祟。資策會的課程很多,那些高階的軟體課程學員清一色是男生,印象中沒見過一個女生;但Front Page網頁製作屬於低階課程,也許男生認為花錢來和一群女生一起學習低階的網路課程,有點丟臉。

 

 

我舉這個不太相干的例子,只是用以說明男生的身段比較僵硬,羞於承認自己有些事情確實是不懂的。於是碰到兩性困擾的時候,女性傾向尋求諮詢或指引;而要男人承認他有感情的困擾,幾乎是不可能的事。碰到感情困境,男人或是暗夜獨自哭泣,或是走上極端,絕少尋求外來的心理協助。

 

平心而論,當代的兩性書寫者,幾乎很少為讀者尋找感情的處方,或強扮智者。也因此,兩性書寫及閱讀,基本上只是扮演一種心理治療的功能,透過兩性文章的閱讀,婦女讀者從他人的親身困擾裡面相互尋找認同;有些爆紅的兩性書寫者,她唯一的一招只是對男人射飛鏢而已,雖然招式簡單而且千篇一律,但就是有效,女性讀者的反應如火如荼。這種畫個大男人芻像,日復一日對男人射飛鏢的書寫方式固然沒有開啟女性讀者任何深入的視角或省思,卻有效地讓女性們的情感挫折得到了集體的宣洩。

 

 

    全站熱搜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