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雄市長陳菊周日晚間結束四天的中國之旅,為民進黨的西進政策展現另一種有別於中國國民黨的風格與可能性,它告訴我們,面對中國,除了國民黨式的全面妥協,以及民進黨傳統的對抗之外,也有可能是一種客氣的堅定與友善的交流。

 

我們都知道,其實不管是西進或對抗,都只是確保台灣主權獨立的手段或策略,並不是目標,因此為西進而西進,或者為對抗而對抗,其實在謀略上都過於僵化而缺少彈性。

 

陳菊此次訪中,由於客觀情勢的巧合,倒也為民進黨可能的西進策略做了最完美的展演。首先,陳菊是基於公務上的需要赴中行銷世運,並非為西進而西進,透過一個公務之必須來進行登陸,最自然不過,無欲則剛,民進黨不去搶著登陸,就不需對中國唯唯諾諾;中國能成全最好,不放行應該也不是什麼遺憾,至少讓選民看清不是民進黨不願和中國交流,是中國漠視民進黨及其支持者的存在。

 

再者,陳菊之行就緊接著五一七全民大健走,陳菊以黨員身份上完街頭,就以市長的身份訪問中國,上街和平表達訴求是民主國家的正常規範,登陸進行友善交流則是市長的職責所在,這兩者並不衝突。

 

而且陳菊訪中之前,泛綠民眾才以強力動員的態勢告訴全世界,馬政府過度傾中對台灣主權的危害。中國高層看到五一七的民意展現之餘,若再利用陳菊訪中之行為難或羞辱這位民進黨員,就更進一步強化了泛綠上街的合理性,更休怪泛綠民眾要連連對中國說不,是中國証明了自己的蠻橫。

 

可惜過去民進黨強硬中國政策的政治效應,都被國民黨收割了。泛綠民眾每上一次街頭嗆中,國民黨就可以對中國高層說,看,你不接受我的條件,就等著民進黨更大規模的抗爭吧。某種意義而言,在民進黨不願與中國接觸的情勢下,民進黨每一次的強勢抗爭,都讓國民黨在中國面前更顯利用價值,國民黨聰明的話,可以利用這種態度對中南海威脅利誘,你不接受我的條件,就去接受民進黨的條件吧。

 

我和你打賭,我這樣說,泛藍人士一定反駁我說,妳太天真,把中國想得太單純了!上個街頭就要逼迫人家就範,人家共產黨又不是被妳嚇大的。其實不僅是泛藍民眾啦,連深綠都很喜歡主觀想像中國的無敵和厲害。先交手看看才知道吧。

 

可惜國民黨受困於本身親中的意識型態與情感包袱,每每無法利用民進黨的高姿態抗爭在兩岸談判之中獲益,甚至自縛手腳,主動想像中國的底限,甚至以此嚇唬民眾,來合理化自己的親中行徑。

 

在中國經濟及政治的雙重崛起之下,西進已經是民進黨不可迴避的選項,卻不是唯一的選擇。西進是民進黨跨出步伐與中國進行交流的手段,長遠來說,是直接向中國表達台灣民眾追求及確保台灣主權獨立的心願,主權獨立的確保才是目標。在雙方的互信尚未建立,中國仍強力打壓台灣國際空間之前,民進黨仍不應放棄強勢對抗的策略。

 

抗爭更不是目標,它與西進一樣,都是達成政策目標的手段而已。既然只是手段,就可以交叉運用,中國展現善意,雙方就應繼續溝通交流;雙方接觸不良,仍應隨時保有全面抗爭的彈性與準備。

 

陳菊訪中,說了「中央政府馬總統」的話,中國沒有發出異議,大家很高興,但是接下來呢?如果中國繼續逢台就打壓,那麼陳菊訪中的勝利在哪裡?中國又出示了什麼善意呢?

 

無論如何,陳菊訪中踏出了民進黨的第一步,接下來的不但考驗中國,也考驗民進黨。不要主動猜想中國的底限,中國有底限,民進黨也有底限,但那都沒有意義,真正的底限是雙方磋商談判下的產物,不去衝鋒陷陣,光猜對方的底限有什麼意義?陳菊說出「中央政府馬總統」的真話,正是戮破了國民黨自行預設底限的荒謬,更可笑的是連中國的陳雲林來到台灣做客,馬總統也自甘屈稱「馬先生」,國民黨逃難逃怕了,從小被嚇大了。

 

 

    全站熱搜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