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土醫學生本次的「反波波」抗爭行動,在我看來,是一種精英集團的血統保衛戰。這聽起來很血腥、很傲慢,對波波也很殘忍,但是很抱歉,每一個精英集團都有壁壘,如果你是非我族類,你就準備接受他人的排擠和歧視,醫學生並不是怪胎,他們的行為只是反映了所有精英集團共同的血統保衛心理而已。

 

531大遊行那天,我沒有參加「一般民眾」的對伍,我拉著美少女麗莎的小手,混進了醫學生的隊伍,聆聽本土醫學生們的訴求,感受醫學生們的憤怒。在他們的口中,波波大部份學測成績很差,前往波蘭攻讀醫學的門檻極低,波蘭專供外國學生學醫的「國際班」教學品質不明,更有甚者,這些回台實習的波波表現差勁,連最起碼的護理都不會,有人受不了本土同儕的白眼,而離開實習所在的醫院,前往較偏僻的東部醫院去實習。

 

波波學測成績普遍不佳,我相信確有其事;國際班教學品質不明也是事實;至於波波的能力是否這麼不堪,依我的社會經驗判斷,我是存疑的。

 

每一個小孩心智發展的速度不一樣,有些小孩早慧,有些發展速度正常,有些則非常晚熟。聯考制度適合那些早慧及心智發展速度正常的學生,晚熟者通常學業表現不佳,難以通過聯考制度的篩選,等他們一朝心智發展成熟,通常已經錯過聯考的篩選期。

 

有一種小孩則是學生時期缺乏人生的目標或指引,而蹉跎了學業,一朝突然醒悟,終於找到苦讀的誘因;有一種學業表現不佳,受盡了同儕的白眼和歧視,於是立下毒誓,一定要成就一番事業,讓大家耳目一新。

 

如果台灣的聯考制度是一種前篩選制,美國大學那種進去容易出來困難的制度就是後篩選制,它讓那些晚熟的、或一朝突然醒悟的、或一心想要復仇的小孩有了第二次機會。

 

波波所以成為波波,在於學校功課不夠理想,無法進入本土醫學系就讀,只好離鄉背井到遙遠的波蘭拿學位。這其中應該不乏發憤讀書的學生,他們也許行醫的目標堅定,也許一朝醒悟而決定快步追趕。別以為這樣的小孩是少數,這種蹉跎了聯考才想發憤讀書的個案,其實不少。

 

可惜他們因為走捷徑而落人口實,不管波波是如何拚了命在讀書,他們畢竟沒有通過和土本醫學生一樣嚴格的關卡,因此本土醫學生對他們說,Sorry, you are not one of us, and you don’t deserve it. 在此情況下,波波被人指指點點,他們一點抗辯的餘地都沒有。

 

欣聞行政院日前通過醫師法修正案,明定凡持外國醫學位的台生,必須參加學歷檢定考試,並完成法定的實習期限,才能和本土醫學生一樣參加國考,取得醫師資格。

 

我國的醫學位檢定考試據稱十分嚴格,這是合理的,本土醫學系的入學門檻既然很高,到國外學醫的台生當然也必須接受門檻一樣高的考試,才可能獲得本土醫學生的接納和認同,符合公平原則,避免取巧走捷徑。

 

再者,學歷檢定考試也可以視為一種後篩選制,它讓那些無法考上本土醫學系、卻一心想要行醫的學生,有了第二次的機會。聯考最可貴的精神在於公平,但也不是鑑定學生素質唯一的標準,更不能用聯考將青年的前途一次定生死。

 

最可貴的社會,是可以讓人夢想成真的社會,布衣可以成卿相,學校功課成績不佳的學生,只要他意志堅定並發憤苦讀,國家也會提供他第二次的機會,挽救那些不幸被聯考刷掉的人才。我想新法修正案的立法精神在於此。

    全站熱搜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