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jpg 

 愛爾蘭的夏天很冷,平均氣溫約十六、七度,而且多雨,在這裡避暑要穿冬衣。我們七月九日抵達那天,前來機場接機的當地人就告訴我們,往後一星期的氣象預測都是雨天。歐買嘎,這真是晴天霹靂。

 

七月十日一整天果然整天陰雨,又冷得不得了。亞瑟說,明天去海釣吧,如果不行動,就只能整天待在屋裡。於是七月十一日的下午,亞瑟帶著他的女友、家長和我四人,一行浩浩蕩蕩海釣去了。

 

亞瑟的父親強克勞德喜歡航海,曾經擁有過多艘遊艇,經常長途航行於地中海,亞瑟自小跟著父母遊遍四海,在他老爸的訓練下,早就練就一身航行和海釣的本事。亞瑟和他母親約瑟芬都喜歡海釣,五年前約瑟芬買了一艘漁船給亞瑟在愛爾蘭玩釣魚,我們上的就是這艘船。

 

約瑟芬家一走出來,右轉一百多公尺處就是大海,左轉一百多公尺度就是一個大湖。亞瑟說,除了海釣,他也經常租船一整天徜徉在湖上釣鮭魚和海鱒。不過這裡嚴格限制每人每天只能抓兩條鮭魚,大小不計,湖上有海巡人員臨檢,不可輕忽。

 

我從來不知道海釣得全副武裝──雨衣、雨褲、長雨靴,下雨天更是必備。我問亞瑟,雨天或晴天較適合釣魚?他說在湖裡,雨天優於晴天,晴天魚兒會躲到湖底,陰雨天魚兒會浮到水面吃飛蟲。不過湖釣比較枯躁,經常一整天毫無所獲。海釣則無差別,晴天陰雨都一樣,這裡鯖魚多,好釣得很。

 

由於雨勢不小,我們今天不敢出海,只在海灣裡面釣鯖魚。在亞瑟的技術指導下,才發現鯖魚這麼好釣,或許是這裡的魚比較傻,一下鉤就有了,而且一桿緊接著一桿。一隻釣桿有六個魚鉤,常常一桿上來有三尾以上,四、五尾是常態,不過亞瑟為了判別風向並追蹤魚群,經常移動船隻。

 

今天海上水鳥很多,想必海底傻魚成群,我看著海鳥六十度斜角高速俯衝,很懷疑牠們怎麼不會腦震盪?一邊海釣,一邊欣賞水鳥覓食的各式特技表演,真是過癮。

 

不到兩小時,兩根釣桿就抓了不少鯖魚,我們決定速速回航。不過今天的樂趣在於海釣,不在魚獲。一回到家,亞瑟立刻就把那簍鯖魚全部送給熟稔的餐廳。

 

這是我第二次海釣,第一次是二十多年前的泰國芭泰雅之行,那次旅行團搭船到海上釣石斑,不過我的印象很模糊,不記得我是否釣到魚,也不記得釣到的魚如何處理。

 

來看照片吧。

 

 41.jpg

(Cahersiveen 碼頭的遊艇,亞瑟的漁船停在這裡,今天天氣灰濛濛)

 

 31.jpg

(這是亞瑟的船)

 

 34.jpg

(亞瑟開船的英姿)

 

 32.jpg

(下雨天,歐巴桑全副武裝)

 

 33.jpg

(整裝完畢,準備出航)

 

35.jpg 

(釣到魚囉) 

 

 37.jpg

(又上鉤了)

 

36.jpg 

(亞瑟正在將魚兒脫鉤)   

 

 38.jpg

(亞瑟的女友珍妮也釣到不少)

 

39.jpg 

(不到兩個小時就抓了這麼多) 

 

 40.jpg

(這就是我們釣到的鯖魚)

 

   

(下集精彩預告:我釣到大魚!)

 

    全站熱搜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