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相瞞,寫這篇文章的目的,是貼圖給我家先生看,他每天從巴黎打電話回來問我吃什麼?既然說不清楚,乾脆貼圖。他每天都問我,有沒有吃陽台野菜?我都說沒有。才怪。他每天譈譈提醒,說千萬別吃陽台野菜,那吸的都是城市廢氣呀。 

一個人的時候,我原先還滿喜歡附近幾家現炒的自助餐廳,菜色多,又不貴。最近 H1N1 大流行,那些打菜的阿桑都沒戴口罩,她們一邊打菜一邊說話,不知道噴了多少飛沬在菜裡,我只好每天做飯給自己吃,反正我不討厭做飯。我也趁著家長快回來,趕快做些我喜歡、他卻不愛的食物讓自己開心,等他回來,我又沒機會吃這些菜了。 

這不是誰牽就誰的問題,每一個人都有食物的好惡,獨處的時候,你愛吃什麼沒人會干預;兩個人的時候,就做些共同喜歡的食物,何必強求對方屈從自己呢?他也常常在電話裡告訴我,一個人的時候,他是多麼享受那些我興趣缺缺的法國「美食」,例如血腸(Boudin)和煮水果(compote)。血腸是把豬血灌進大腸,變成大腸狀;煮水果是把新鮮水果切片加熱煮過,有的加糖,有的不加糖。我常批評他,吃新鮮水果不是很好,幹嘛煮過? 

在異國親密關係裡,兩個人需要磨合的觀念和事情很多。在食物方面,即便是來自同一個文化,人與人之間也有口味的好惡,更何況兩個食物文化養成不同的人。 

九0年代旅居馬來西亞期間,我家曾經發生魷魚乾大戰,家長不許我在屋內吃魷魚乾或魷魚絲,也不許在菜裡加小魚干或蝦米。「妳怎麼能吃那麼惡臭的東西?」他很不解地問我。什麼惡臭?魷魚乾很香耶,你的鼻子有問題喔?我覺得他故意找碴,硬是賴在沙發上吃我的魷魚絲,他硬是把我推到陽台,關上窗子,等我吃完才許我進來。我從此知道這是禁忌,別招惹他就是。 

對於旅居東南亞的歐美人士來說,榴槤的氣味真是無敵惡臭,抱歉,你錯了,榴槤只是第二名,對阿豆仔來說,惡臭食物的榜首是曬乾的海鮮,像魷魚乾、小蝦米、蝦醬和魚露。 

我旅居大馬那段期間,家長有一伙阿豆仔朋友,他們共同的特徵,都是有異國伴侶,聚會時刻,他們最常聊的話題是異國親密關係裡的文化差異。由於有跨文化的經驗,他們都標榜對異文化採取開放心胸,甚至有時變成一種有趣的競賽,看誰對異國食物的接受度最大。 

對這群有相當亞洲經驗的老外來說,榴槤不但不是問題,甚至是進入這個俱樂部的門票。這些阿豆仔不但都喜歡榴槤,還挑剔得要死,非要吃當地最上乘的 D24 不可。D24 是大馬的改良品種,也是大馬的驕傲,有別於泰國的金枕頭,它的肉白,帶有咖啡的苦味,越苦越受歡迎。對這群老外來說,榴槤一點也不臭,榴槤很香呢。 

我們的朋友安德烈是法國人,他和他的馬來裔同性伴侶定居大馬十多年了,他最驕傲的一件事,是能夠和馬來人一樣享受魷魚乾的美味。這一點家長完全被他打敗,不過他也不甘示弱,他最常掛在嘴邊的豐功偉業,是八0年代中期初到台北履新,他的漢學家朋友魏先生帶他去萬華看殺蛇,魏先生請他喝了一杯現殺蛇膽加烈酒。 

「看著那條蛇還在柱子上掙扎,我實在有說不出的噁心,不過我還是二話不說就把那杯蛇膽酒給乾了。」他說。 

我還記得魷魚乾的馬來話叫 Sotong,那是個重要話題,也是玩笑的來源,對於檢驗一個老外心胸開明的程度,有著指標性的作用。 

直到今天,家長還是不向魷魚乾投降,不過在食物裡面添加干貝、魚露、蝦醬、蝦米或小魚干,只要不特別提醒他,他也常常沒發現。這一點他就很驕傲,他常對我說:「在中華料理裡面,除了臭豆腐我至今沒法接受以外,沒有什麼東西是我不能吃的,在食物方面,妳實在不能抱怨我了。」 

我也不差呀,經過二十年的訓練,我現在真心喜歡起司。當然,上百種起司裡面,我也有好惡;在法國人常吃的肉類方面,我幾無禁忌,獨獨對於小白兔,我不打算投降。我認為小白兔是寵物,不是肉類。 

我發現還有一種食物,阿豆仔也沒興趣,那就是海菜食品,像海帶、海苔和紫菜。這二十年來的法國經驗,我從未見過海菜食品,食譜上也付之闕如。我強烈懷疑台灣人對海菜食品的喜愛是來自日本文化的影響,在我博覽的各式中國菜食譜裡,也沒見過海菜食品的蹤跡。偏偏我超愛吃海帶,他不陪我吃,我一個人吃起來也沒意思。親密關係就是如此,你喜歡的東西,就希望他也能分享,就像他一直希望我能陪他喝紅酒一樣。 

當然,克服了食物養成的差異,並不表示兩人的口味可以完全一樣,在食物養成的層次下,還有個人的好惡問題。例如絲瓜,他就完全沒興趣,理由不詳;又例如過貓、川七和山藥,他覺得黏黏不好吃,這我能理解,我有些台灣朋友也討厭黏黏的蔬菜。 

另外,歐美人士對豆製品也提不起勁,他們多數覺得豆腐無味,就別提豆乾了。那也難怪,豆製品是東亞的民族產品,我們對豆製品的喜愛,恐怕是我們從小吃它,久而久之就愛上它了。

 

 

 noodle.jpg

(這碗青木瓜絲是市場的泰國新娘做的,不但有魚露,還有小蝦米和蝦膏,真是無敵好吃)

 

 yam_01.jpg

(家長對地瓜和芋仔蕃薯都沒興趣,我知道原因,他說有甜味,他們歐洲人還是鍾情於沒有甜味的馬鈴薯)

 

 yam_05.jpg

(這是芋頭稀飯,用益全香米煮芋頭粥,椰香 + 芋香,怎是一個香字了得?!)

 

yam_03.jpg  

(絲瓜明明就很好吃呀,為什麼家長不愛呢?難道是我煮得不好?)

 

 yam_02.jpg

(海帶絲真是人間美味,趁家長還沒回來,我多吃一點)

 

 lunch_03.jpg

(這盤豆腐乾真無辜呀,明明就很好吃啊)

 

 yam_04.jpg

(這是我最近發現的佐餐新寵──冰紅茶,相信家長也會喜歡)

    全站熱搜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