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淚王子〉裡面有一幕 1954 年的學童在校園喝牛奶,孩子們視喝牛奶為畏途,有個男童因為拒喝,還遭到罰站。他的理由說,脫脂牛奶是窮人喝的,他不要喝。那當然是鬼扯,那時牛奶除了嬰兒必備,根本沒多少兒童喝得起牛奶,他只是硬找個理由拒喝而已。 

學童不習慣牛奶的味道,於是家境富裕的將軍之女劉霞君總是從家裡帶來黑糖,加在牛奶裡就好喝多了。  

四十五歲以上的台灣觀眾看到這一幕,相信也和我一樣嘴角上揚,那是我們童年記憶中多麼熟悉又不可忘懷的影像啊? 

客串老師一角的李烈甚至告訴學童,說牛奶是美國人送的,小朋友們一定要喝完,否則山姆大叔一定會說我們的小朋友不乖。 

這一幕可能是導演記錯了,或者是老師說錯了。牛奶也許來自美國,但牛奶不是美援物資,是聯合國國際兒童救難基金(UN International Children’s Emergency Fund, UNICEF)送的,因為當時台灣不但是聯合國成員,還是代表中國的創始會員國。 

UNICEF 成立於二戰結束後的 1946 年,原用來救援歐洲戰區及戰後的兒童,隨後該組織的工作範圍擴展到拉美與亞洲。我們兒時在學校所喝的牛奶,是該組織透過學校體系,免費提供戰後重建地區及第三世界貧窮地區兒童牛奶,以補充他們成長所需的營養。由於鮮奶長途運送及保鮮不易,聯合國送的是奶粉,多來自美國、加拿大及澳洲。 

台灣的學童喝著聯合國贈送的牛奶,一直到 1971 年我們被逐出聯合國,此後,我們再也沒有免費的牛奶喝。那一年我四年級,退出聯合國的往事還鮮明烙印在我的腦海裡,那時「蔣公」在電視上發表慷慨激昂的演說,要我們風雨生信心。 

那時的童稚心靈並不瞭解「退出聯合國」的意義,也並不知道牛奶是聯合國送的,只記得不久以後,老師告訴我們,我們已經退出聯合國,從此不必再喝牛奶。那時大家很高興,好像得到了解脫,喝牛奶是這麼痛苦的一件事。 

老實說,我已經不記得喝牛奶是每天或是每周,只記得那是早上第二節下課,我們會跳課間操,男生和女生拉手跳「沙漠之歌」,那正是女生最蹩扭的時期,總不願牽男生的手,只好拉著男生的袖口跳。跳完,值日生就到學校的廚房抬回一大壼牛奶,每個人要倒一杯。我們很怕牛奶的味道,又非喝不可,不喝老師會罵,只好搯著鼻子喝。 

我也不記得加糖這件事,是看到〈淚王子〉才隱約想起來。由於老師們也喝牛奶,他們當然知道牛奶的營養價值,於是他們帶來白糖,加在牛奶裡面,牛奶就好喝多了。有些家境較富裕的同學也會帶糖來,得跟她要好,她才會分一點。 

除了喝牛奶,不記得是每星期或是每個月,我們還有營養餅乾。那是乳酪餅乾,圓柱型直徑約六公公,厚約兩公分,硬硬的很厚實,老師會把餅乾掰成兩半,一人一半。餅乾甜甜鹹鹹,奶味很重。說也奇怪,平平是奶製品,牛奶人人生畏,乳酪餅乾卻很受歡迎,我們常常捨不得吃,總將它包進衛生紙,藏在書包裡,放學回家寫功課的時候,才拿出來細細品嘗。 

那已經是三十七年前的往事了,當時才二年級的妹妹竟然還記得乳酪餅乾有原味和草莓等不同口味,我則只永遠記得那濃濃的奶香和堅硬的口感。直到現在,那營養餅乾的奶味,還徘徊在夢中。 

而這一切,隨著被逐出聯合國,也都成了僅供追憶的童年往事。 

PS..我的小學時期已經是 late 1960s,那時只有山區偏遠小學才有牛奶喝,沒喝到的歐吉桑和歐巴桑們別嫉妒,那表示你們是都市的好命小孩。但空軍是很特殊的族群,因飛行的危險性,他們的待遇相對優於海軍和陸軍,因此空眷的生活是相對優渥的,空軍小學的子弟竟然也有牛奶喝,那倒是一件奇怪的事。會不會是 1950s 台灣還普遍貧窮,所有的小學都有牛奶喝;隨著經濟的起飛,到了 1960s,牛奶的贈送範圍就縮小到山區偏遠小學了呢?嗯,這還有待外交部檔案的解惑。待哪天我有空,再到外交部「國際組織司」去問問,應該還有舊卷可查。

 

 

    全站熱搜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