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民黨籍立委吳育昇與周旋於泛藍政客之間的社交名花孫仲瑜飯店幽會被逮,事隔短短幾天,吳妻劉娟娟果如預期,雖然宣稱尚未原諒,但是願意給吳育昇一個機會,吳育昇的婚姻危機至此宣告化解。至於政治危機能否化解,還有待觀察。

 

我的政治解讀是這樣,吳妻越早回歸家庭,事件越早落幕。劉娟娟女士沒有「生氣」太久,就回頭擁抱了家庭,符合政治人物的危機處理。劉女士心裡如何感想是一回事,她的選擇是政治的必然。

 

這絕非事後諸葛,過去美國總統柯林頓的緋聞如此,章孝嚴的王筱嬋事件如此,其他政治人物的桃花案件也如此,政治人物之妻力守婚姻的城池,幾乎已經是鐵則。

 

平心而論,劉娟娟女士沒有在第一時間站出來力挺吳育昇的清白(誰叫吳委員第一時間就承認了呢?),並且據稱負氣跑回娘家,這種表現相對其他第一時間站出來牽著政客的手、對著攝影機力挺先生清白的太太們,已經算是很有骨氣了。婦解人士不要太氣餒,婦權這事說起來鏗鏘有力,擲地有聲,但如果妳是擁有龐大既得利益的政客之妻,妳再來告訴我妳多有骨氣。

 

過了中年的女人只有在一種情況之下,才有條件談骨氣,那就是出身豪門名媛,頂好妳還是事業的接班人。擁有豪門光環,覬覦妳手上資源的人多的是,毅然唾棄不忠的丈夫,一點也無損妳往後的人生選項,排隊要當妳老公的男人多的是,等待機會拍妳馬屁的人多的是,甩了不忠的丈夫,反而是開啟人生另一種風景的契機。甩不甩,就端看妳對個人尊嚴有多堅持。當然啦,如果妳的人格特質類似民進黨前立委王雪峰,有自虐的傾向,那也沒辦法。

 

可是對一個出身中產階級的中年婦女呢?目前劉女士是立委之妻,吳育昇是總統兼國民黨主席馬英九面前的紅人,吞忍丈夫的桃花緋聞也也許十分委屈,但是韓信能忍胯下辱,過一陣子,媒體和讀者就會火速忘記這件事,吳育昇的台北縣長夢也許暫時沒有了,但如果政治危機處理得當,也許還能爭取到下一任的立委提名,夫妻倆安安穩穩領著立委薪俸、頂著立委頭銜,要過太平日子不難,運氣好的話,還能等待機會翻身。

 

如果為了個人尊嚴而宣佈離異,別說台北縣長夢碎,連下屆立委提名都休想。試想,一個連老婆都唾棄的政治人物,還有資格尋求選民的信賴嗎?政客背叛妻子時,妻子選擇離異或公開數落先生,是相互毀滅的手段,這就說明了何以柯林頓當年和白宮實習生柳文斯基的緋聞即便成為天下笑柄,希拉蕊依然不離不棄,道理很簡單,兩人有共同的政治利益,希拉蕊的政治生命是柯林頓政治生涯的延伸,柯林頓一旦被世人唾棄,希拉蕊的柯林頓光環也沒了。

 

這就是政治,也反映了選民期待看到的結果。既然要迎合選民,回到丈夫身邊也是劉娟娟唯一的選擇,忘了女人的尊嚴吧。

 

當婚姻變成利益共同體的時候,委屈和隱忍是必要的代價,妳要權力、要名利,就必須接受丈夫的不忠,並且不論任何情況都選擇力挺,因為妳也是這個共同體的利害關係人。當先生的政治生涯結束了,妳只能回歸尋常人物的妻子,為了生計,也許到學校找個教職,也許到私人機構謀份差事,別人對妳的態度也從先前的畢恭畢敬降格到把妳當成過氣政客的老婆。

 

無論如何,這是個民主自由的時代,一切都是自己的選擇,你選擇了什麼,就必須付出相對的付價,既不值得同情,也沒什麼好批評。

 

 

    全站熱搜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