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獨立之路迍邅前進的南韓,最近由學界帶頭豎旗起義,發動一場文化聖戰,彷彿要解構中國的民族神話,並掙脫自古以來由中國獨佔的政治、歷史、文化解釋權,他們不再接受中國來告訴他們,韓國人是誰;相反的,他們要由自已來告訴他人,自己是誰。

2005年首爾自我正名,首見開端。緊接著,與黃帝大戰的蚩尤據稱近期在韓國小說家的筆下,變成韓國人;同時又有韓國豆漿商人稱豆漿是韓國人所發明,以及端午節申遺事件;如今又扯出名醫李時珍和古典美女西施是韓國人等等。韓國學界不斷出招,令人目不遐給,據報導,中國網友開始擔心,接下來,恐怕連孔老夫子也要變成韓國人。(新聞參考連結: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071215/4/pz2k.html

/home/service/tmp/2008-06-27/tpchome/780461/59.jpg 
(首爾某皇宮的亭台樓閣)

 我們從學校的歷史教育得知,凡中土之外,皆為蠻夷,今日的日本、韓國、越南皆為昔時的東瀛、高麗及安南,是中國的藩屬,皆奉中國為上國,他們長期接受中國文化的教化。

做為台灣人,我們更被告知,海峽兩岸同屬炎黃子孫。炎黃之說,彷彿天經地義,不容質疑。殊不知炎黃蚩尤乃上古傳說,而非歷史事實。再者,炎黃子孫之說,更是晚清中國在洋槍大砲的四面楚歌之下,由知識精英建構而來的民族神話,用以凝聚中國的國家認同,並非與生俱來。炎黃之說奉行至今,人們反倒誤以為理所當然而信奉不疑。(推薦閱讀:沈松僑「我以我血薦軒轅


/home/service/tmp/2008-06-27/tpchome/780461/60.jpg 
(首爾的銀杏)

2006年的春天,我赴首爾拜訪我的韓籍友人美卿,她是博物館迷,忙不迭帶我去參觀矗立於前美軍駐紮區新落成的博物館。我看著展覽館裡的水墨畫作和瓷器,驚訝於韓國古典藝術創作與古中國文物的高度雷同性,這座博物館簡直就是台北外雙溪故宮的分館了。我當時就想,越南的博物館,恐怕也像故宮分館吧?

說著,一群吱吱喳喳的韓國歐巴桑從我們身邊劃過,美卿突然變了臉對我說:「妳知道這些婦人說什麼嗎?她們說,這些美麗的瓷器都是中國來的。在韓國,只要是漂亮的東西,大家就說是中國來的。」美卿對於韓國人腦子裡的「中國教化說」顯然憤怒無比。

確實,從中國週邊國家的古文物與中國的一致性看來,我也高度懷疑中國教化說,我反而覺得我們從小學習的「中國文化」,其實是中國與其周邊國家的集體創作,我們所熟知的所謂「中國文化」,日本、韓國和越南都有份,少了這些共同創作者,中國的古文化光芒將減色許多,首爾博物館裡那些精美絕倫的文物就是証據。也因此,「中國文化」這一詞並不精確,它應該是一個「東亞文化共同體」,只不過中國以其獨大的地位,扮演著關鍵的黏合角色,使得中國及周邊國家在文化上成為一體。

/home/service/tmp/2008-06-27/tpchome/780461/61.jpg 
(首爾某皇宮的後花園)

歷史所以充滿爭議,絕大部份的原因在於解釋權的爭奪。在洋槍大砲打亂了東亞舊有的國際政治秩序之前,中國是東亞政治歷史文化的唯一解釋者,周邊國家的歷史是中國歷史的一部份,附屬於中國的歷史陳述裡。

如今中國周邊國家崛起,特別是南韓,它在政治、社會、經濟和現代文化的發展上,都較中國先進,無怪乎韓國要發起這項重新建構自我歷史文化的大革命。當韓國歷史及文化與中國糾纏不清之際,如果韓國的歷史還附屬於中國史,韓國文化又來自中國,顯然韓國人自認為在歷史及文化上還不是一個獨立的國家,無怪乎韓國學界要積極爭奪解釋權,他們也有話要說。

對照於韓國的積極爭奪,台獨基本教義派的「退縮割讓」自是另一番風景,「去中國化」的口號不惜割手割腳,要將台灣文化裡的「中華文化」體質切除。大海彼端的寧靜日本又是另一番風貌,明治維新後的日本早就自創品牌,青出於藍而更勝於藍,「中國文化」早已不是問題,文化使命感強烈的老一代日本人甚至感嘆於漢字的凋零。台日韓三國真是可以彼此觀摩學習啊。

正史所戴的歷史不斷被改寫及重新詮釋,遑論上古神話。中國週邊國家崛起,沖擊了東亞舊有的歷史與文化秩序,連帶挑戰了中國獨霸的歷史文化解釋權。中國要與週邊國家平等往來,勢必也要重新建構自己的國族神話和定位。韓國學界已經開了第一槍,這場聖戰才開始。(完)

/home/service/tmp/2008-06-27/tpchome/780461/62.jpg 
(首爾的紅楓)


延申閱讀:葛兆光「基礎的動搖與瓦解之三」:


 

    全站熱搜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