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    

雖然第一次品菇有些失望,至少讓家長重溫了傳聞中江湖第一菇的長相,未來我的小命全靠家長的眼力了。畢竟我初識美味牛肝菌,下次在野外看到未必能辨識,在我尚未出師之前,一切端賴家長的識菇能力。

往後幾天,我們跟著家長的直覺走,有時張開地圖開了一、二十公里山路到附近林相茂密的樹林找菇,好菇有之,可惜數量太小。就在搜尋整天毫無所獲之際,正準備回頭返家,只聽見家長驚聲大喊:「我找到一株大的!」嘿嘿,是一株波爾多蕈耶,可惜樣子沒房東送的那朵漂亮。

我們急速返家,家長快步跑進屋內,我還沒來得及拍照留念,家長已經將菇菇整理切好,殘念。那晚他接受我的建議,用少許橄欖油清煎,再灑些新鮮巴西禮香菜末。

這一次,野菇入口那一刻,我終於相信它是美味指數三付刀叉的頂級菇。這菇很怪,生鮮時質地堅硬,但只需去除根部即可,整株可食,不必丟棄任何部位。誰知下鍋以後,其口感之細緻滑嫩,難以形容。

   29  
(一朵大菇打三顆蛋,完美的兩人份)

別誤會,波爾多蕈菇所以頂級,絕非它有什麼了不起的味道,其美妙處在它無比滑嫩的口感。家長也同意,加蛋確是不必要,它干擾了此菇的口感和蕈類清淡的芬芳。

這菇讓我想起童年的雞肉絲菇,我母親總是將它加入綠竹筍湯一起煮。老實說,這麼多年沒吃過雞肉絲菇,我已經不記得此菇的口感,連它的樣子印象都很模糊。這些年家鄉少見雞肉絲菇了,母親堅信農人在田野大量噴灑農藥,此菇已經斷種。母親說,採雞肉絲菇有個禁忌,只能彎身下去採,不可蹲著採,否則會斷種。有無科學根據我不負責,姑且聽之吧。

雞肉絲菇的身世神秘離奇,它的共生體不是植物根部,而是白蟻窩,經科學家多年努力,至今無法人工培育。膝蓋想也知道,這福爾摩沙第一菇豈是隨隨便便青青菜菜就可人工培育?能的話,造物者豈不太混。

往後幾天我們又一邊找菇,順便踏青,有疑問就去鎮上請藥劑師鑑定,順便買些生活所需。可惜除了那枚大菇,我們毫無收獲,雖採了一些次級菇,但父母養我很辛苦,我不想拿小命來試菇。不吃那些次級菇,我人生不會欠缺什麼,家長想想也對,就把那些次級菇丟了。

30    
(不加蛋,一株大菇只夠一人份,頂級食材就要吃原味。桌上的野菇據信都是可食菇,可惜數量太少)

沒想到波爾多蕈這麼難找,我以前看歐洲卡通片,白雪公主一走進森林,就有無數鮮紅綴白點的香菇等著她,為什麼我一走進森林,菇菇都躲起來了呢?家長說:「傻瓜,那是毒蠅傘啦,吃了會中毒。要找毒菇還不簡單,妳只要找到什麼就吃什麼,保證也會吃到毒菇。」喔,是這樣啊?我原來都聽家長說,他兒時和年輕時期常常採到多少菇又多少菇,怎麼從2004年帶我採菇以來,我一朵都沒採到呢?

就在我們離開的前一天,房東又端來一盤波爾多蕈、一盒雞蛋和一朵沙拉生菜。菇是大清早採的,蛋是朋友農場的母雞早上才下的,生菜是鄰居送的。她說,可能是我這位台灣女生帶來了瑞氣,今年竟是野菇好發豐收年,我們住在此地一星期,她就兩次採到菇。有時客人來住了兩星期,一枚波爾多也沒吃到呢。

雖然我們並不需要蛋,卻不忍心婉拒她的好意。她問我們上回的蛋炒菇好不好吃?我說,此味只應天上有!我沒說謊啦,我指的是菇,不是蛋。

31    
(房東第二次送我們的頂級菇,這次比較小朵)

我現在回想都感覺是愛麗絲夢遊仙境,雞蛋是朋友的母雞早上下的,生菜來自鄰居的園子,樹林裡還有頂級野菇的秘密園地,豐收了,可能也送一些給朋友分享,大家好來好去,互通有無,這種田園生活情調之浪漫勝過都會的萬種風情,難怪田園變成一種追尋。

說好來年要再去住上兩周,卻因故取消了。聽家長性好採菇的朋友說,和去2006年相比,2007年是野菇的歉收年。呵呵,說不定我也是波爾多蕈菇的共生體,去年空氣中彌漫我的氣味,菇菇就奮力怒發;今年不見我的蹤影,連吐尖都沒力。

沒關係,等等我,親愛的波爾多蕈,我們後會有期! (本部落格版權所有,未經授權勿轉載)

 

 

 

    全站熱搜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