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齡二十六的米娜去年秋天負笈法國深造,新年過後我接到她的來函,她告訴我她有了一個法國男朋友,收到我的去信時,她正和男友及男友家的親人一起跨年。

 

我為她感到高興。我回函告訴她,我並不刻意鼓勵異國戀,但透過與男友這層親密關係,她將擁有深入觀察及體驗法國社會的管道,這是一般留學生所無法擁有的「特權」。是的,某種程度而言,這是一種特權。當然,如果妳(你)有交情很好的法國朋友,他(她)也能向妳(你)介紹法國社會的種種,但那種親密關係所指涉的深入程度畢竟不一樣。

 

以聖誕節來說,米娜在法國所經歷到的,並非只有法國人歡渡聖誕的方式而已,可能還包括男友向她絮絮回憶他的人生所有關於聖誕節的種種,而男友記憶裡的東西,才是深入法國社會的秘密途徑。

 

再就語言來說,米娜的法國男友可以改正她的文法錯誤,對她的法文學習將有莫大的助益。

 

我這樣講似乎顯得有點功利,好像在鼓勵留學生利用異國戀情來幫助學習。我不是這個意思,印象中我從來沒有鼓勵米娜投入異國戀,再說,我並不認識男方的為人,從何鼓勵起?只是既然戀情發生了,我就來談談異國戀裡的正面元素。

 

更何況青春不要留白,既然命運安排他們相遇,那就好好享受異國戀情的種種美好吧。至於將來,再說囉。從異國戀情到結婚禮堂,中間有重重障礙,這涉及兩人工作的決定,究竟是女方要為愛留在法國,或者男方追隨女方來到台灣,都是很困難的抉擇。既然相愛了,就先不要想那麼多。

 

我唸大學的1980s,也曾談過短暫的「異國戀」,對方是美國的交換學生。如今回想,那到底算不算戀愛,我已經不確定,畢竟當時年紀小,心智還很單純,以為一起出去逛逛街、看看電影,甚至相互擁吻,就算愛情了。但那顯然只是我單方面的認定。

 

無論如何,當時透過與美國男孩交往,我從他們的口中得知有所謂的 long-hair dictionary(長髮字典),這是老外用來稱呼那些幫助他們學習中文的台灣女友。而跟長髮字典相反的,是一種想透過老外學英文或與老外結婚而取得美國籍的女子。

 

我唸研究所時期,有一位美籍教授,談起台灣女人就咬牙切齒,認為台灣女人都想利用美國男人取得美國籍。他的怨恨其來有自,七0年代他在台灣認識一個女子,兩人相戀而結婚,詎料一到了美國,妻子就棄他而去。他始終相信他被他的台灣前妻利用了。

 

這位教授對台灣女人的偏見不能說是毫無根據。當時基於一種政治上的不安全感,以及對一種較為先進文明的生活方式的追求,移民美國或留學不歸一直蔚為風尚,直到今天,那些曾經留學美國的社會精英,哪一個沒有美國籍或綠卡?

 

但愛情有點不一樣,異國戀的發生,不能全然歸因於想要取得外國籍的現實動機,畢竟異國情調本身就是一種愛情的強力催化劑,即使沒有取得外國籍的動機,光是異國情調就能將那些較負冒險傾向的男女電得死去活來。

 

是的,根據我的觀察,那些容易墜入異國戀的女孩多半較負冒險性格,不想過著平淡生活,而想追求比較不同的人生。想要找個居家型男人生幾個小孩,組個幸福家庭,從此過著安定生活的女孩,比較不可能受到異國男孩的吸引,對她們來講,異國戀代表一種陌生及不安全感。

 

全球化的今天,異國文化交流頻繁,跨國旅行也變成家常便飯,他鄉或旅途邂逅自然催生越來越多的異國戀。既然發生了,就用平常心看待吧。

 

------------

相關閱讀:異國婚姻與文化鴻溝

 

 

    全站熱搜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