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_01.jpg  

蝦密啊?咬人貓可以吃?係有影嘸?當然嘛有影,阿姐我老少咸宜,喔不,是童叟無欺,不會騙人啦。但是一定要煮過,沒煮過的咬人貓會咬人,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話說,過去那些年和家長徜徉在台灣的山區時,從來也沒注意過咬人貓這種植物,直到某年在法國的山區健行,看到了滿山遍野的法國咬人貓,法國人稱為 Ortie,這植物勾起了家長年少的回憶,他特別指給我看說,小心這種植物,皮膚一旦碰觸到它,會讓你癢痛半天。他還告訴我,別看它有毒,兒時他鄉下鄰居會拿它來做一種蔬菜湯。

家長關於 Ortie 的童年回憶,得到了他妹妹伊蓮的證實,她也記得童年裡的 Ortie 蔬菜湯,只是忘記是怎麼做的了,畢竟當時還太小。她還說兒時一回騎腳踏車,不慎翻車栽到一叢 Ortie 裡面,她的右腿足足癢痛了一整天,說多慘就多慘。

被家長這麼一指點,我想起台灣也有咬人貓,只是平時從不注意它。我上網查了資料,知道咬人貓屬蕁麻科,絨毛有毒,皮膚碰觸到絨毛會刺痛良久。但資料也說,咬人貓加熱煮過,毒性就會消失,可以做為野地求生的植物。

 台灣咬人貓的威力確實不下於 Ortie,日前去烏來西坑林道健行,行經一叢咬人貓時,因長褲布料太薄,小腿被刮了一下,竟然立刻感覺疼痛,而且那痛感一直持續到當晚。

我採集了一些咬人貓回來給家長看,他說:「和 Ortie 不太像耶。」是不太像,別說葉型不像,Ortie 長得滿高,可以到成人的肩膀。不過台法咬人貓的特性雷同,應該是近親。所以說,山友們在野外如廁時,請特別留意咬人貓,否則會整天抓屁股。

從西坑林道回來已經天黑,於是我將那包咬人貓放進冰箱,翌日再說。隔天我將它拿出來洗滌時,手指不慎碰觸到它,說也奇怪,並沒有痛感。為了證實這是否為錯覺,我還特別摸了一下水裡的咬人貓,真的耶,確實沒有痛感。咦?難道說,咬人貓冰鎮後,或者水洗後,毒性就消失了嗎?

我將它做成咬人貓蛋花湯,親自試吃的結果,發現咬人貓葉片的肉質非常柔軟,滋味也還不錯,可惜它的絨毛太硬,像短刺,吃起來好像滿嘴小刺,不怎麼入口。結論是:想拿它做野菜嘗鮮,恐怕會令人失望,頂多當做野地求生的植物吧。

cat_02.jpg  
(台灣的咬人貓是矮矮的草本植物)

cat_03.jpg  
(這是法國的咬人貓 Ortie)

cat_04.jpg  
(近看 Ortie,葉片上有絨毛,但沒有咬人貓那麼明顯)

cat_05.jpg  
(咬人貓起淨後,加半個雞晶塊加熱。嘻嘻,用雞晶塊做湯底很丟臉,試吃嘛,懶得做雞高湯。水滾之後加進蛋汁即成)

cat_06.jpg  
(瞧,這就是咬人貓蛋花湯,葉質柔軟,滋味OK,可惜有小刺)

 

 

    全站熱搜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