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我老妹哈韓哈到無所不哈,日前竟然跟團去首爾追杜鵑,被我唸到臭頭。三月的台北才是杜鵑花聖地,要朝聖來天龍國才對,光是台大校本部的花團錦簇就夠瞧,不需花時間和機票錢出國遠行。怪的是今年的杜鵑花況大不如前,完全被九重葛搶了鋒頭。(門前一叢盛開的九重葛是兒時鄉間的懷舊風景,沒想到在都會台北也能見到)

不過追花也許只是藉口,君不見國人絡繹不絕於日本的途中,美其名為賞櫻,真正的原因則是對日本文明的仰慕。日本的櫻花林確實美麗,但它美在壯觀,單株櫻花的視覺效果就差很多,我鄰居的一叢九重葛就完勝一棵盛開的櫻花。

台灣的九重葛據稱是加拿大籍傳教士馬偕博士(George Mackay)於1872年從英國引進,是耶非耶?無論如何,九重葛落腳台灣的歷史悠久,馴化程度高,是非常草根的花卉,每到春暖花開,九重葛就成了不特定角落門前的一方絕美風景。

也因此,九重葛是我兒時最早認識的植物之一,鄉親屋舍的大門口和圍牆常常爬了一株老藤九重葛,由於有刺,平時可以防宵小入侵,開花時又具觀賞價值。說真話,繁花盛開時節,好康到的是路人和鄰居,你光是途經看到,都能整天好心情。

春天賞花真的不需要遠求。我每天循著固定的路線前往臨沂街菜市場買菜的沿途,就有數不完的九重葛,我每每為這些璀璨花朵駐足停腳,然後懊惱於沒有帶相機出來獵取鏡頭。

這天,帶著浮生半日閒的心情,揹起相機漫步於我所熟知的社區巷弄,為的是給鄰居們的窗台風景留下紀錄。在不特定角落綻放著的九重葛讓人重返兒時的懷舊氛圍,那正是昔時鄉間最常見的花卉,和我兒時的生活記憶是一體的。偏偏,這裡不是鄉下,而是台灣最繁華的天龍國。想來,愛花無分地域、種族、階級和背景,鄉村與都市皆然。看圖吧:

 

02  
02. 鄰居窗口的春色

 

03  
03. 這一叢才剛開始暖身,火力還沒全開

 

04  
04. 窗台驚豔

 

05  
05. 這想必是一戶風雅之家

 

06  
06. 轉角春光

 

07  
07. 越過信義路,這裡已經是中正區,整棟大樓都因這叢九重葛而生色不少

 

08  
08. 這裡是臨沂街菜市場邊的小弄巷

 

09  
09. 同上圖,從另一端回望

 

10  
10. 這是我家旁邊的美麗窗台

 

 

 

    全站熱搜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