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ity.jpg 

看到老友玉瑛的網誌「Everyone needs good neighbours,我真是感慨萬千,台灣社會發展至此,最需要的社會宣導就是「好鄰居運動」。

家和里鄰攸關我們最切身的生活感受,就算與鄰居不相聞問,然缺乏公德心的惡鄰卻足以讓大家氣心魯命,影響生活品質至鉅。而社會之所以成熟先進,在於能夠防範人際衝突於未然,而有各種精緻繁複的機能與遊戲規則來解決人際的爭端,使得人們不必為了雞毛蒜皮的小事傷和氣,而能將權益的侵害問題交由制度去解決。

我們長年不住在巴黎,為應付突發事件,家長把一付公寓鑰匙寄放在某個鄰居家。我們的大樓蓋於1920s,這位資深的鄰居已住在這幢大樓五十年以上,某種程度來講,是這棟大樓的精神領袖。某年我們接到這位鄰居的電話告知說,我們公寓的水管漏水,造成樓下鄰居牆面滲水。

家長立刻委託這位資深鄰居,請他代請相關單位前來檢查。巴黎的社會功能成熟繁複,什麼都有強制保險,因此資深鄰居連絡了相關保險單位前來勘驗,發現我們並非滲水的元兇,而是來自樓上。由於樓上鄰居當時也在外地渡假,也是透過這位資深鄰居的連繫而取得公寓鑰匙,勘察結果,樓上的水管果然才是元兇。

透過這位資深鄰居及時連絡相關工程人員,樓上鄰居也及時趕回處理,滲水的問題已經解決。然而我家滲水嚴重,有一片牆壁已呈半發霉,油漆已變色,必須打掉重砌。但因滲水並非人為疏失,而是大樓老舊管線的自然損壞,保險單位將全額理賠,因此受害的三個樓層鄰居都沒有損壞責任。

 city_02.jpg  

責任和理賠問題既已釐清,剩下的只是牆壁的整修問題。於是家長訂了回程時間,橫豎他也要例行返回法國,倒不如利用這個機會進行整修。

這自然是一個不愉快的事件,好好的牆壁必須打掉重砌,雖然不花我們一毛錢,但工程的煩瑣和不便可想而知。但鄰居們也深切體認這種自然損害和不便是人們每天都要面對的問題,今天我叨擾了鄰居,明天可能鄰居有求於我,於是互助就變成一種文明的習慣。鄰居之間並未傷到和氣,大家見了面反而相互道歉。

想一想,如果沒有保險,樓上鄰居就必須負滲水的責任,賠償我們及樓下鄰居的損害。這是一筆不小的數目,鄰居之間可能因為賠償談不攏而吵得不可開交,甚至演為寇讎。

但制度並不能保証社會的和諧,完善的制度也必須搭配公民良好的素質。畢竟人都有火氣,權益遭到損害時,多數人總是不分青紅皂白先發一頓飆再說。人際關係是一種互動的產物,別以為他人的善意是天上掉下來,因此家長每次返法,總花很多時間和精力於敦親睦鄰,有時接受鄰居邀約去喝一杯茶,有時邀請鄰居去小飯餐吃吃飯。良好的里鄰關係需要花時間和精力去耕耘。

當然,什麼都要強制保險的社會,生活成本很高昂,因為你有各種保險費要付。人們的權益問題說穿了就是錢的問題,最後也必須訴諸金錢來解決。只有國家和人民的財富達到一定水平,才能奢望用集體的財富來解決個人的權益侵害和急難救助。

 city_03.jpg

學生時代被灌輸了太多反西方的宣傳,就以為西方社會冷漠無情,沒有人情味,家無倫理,子不孝,孫不賢。如今深深體會這都是落後國家無知的宣傳。某年我們返法渡假,車子馳騁在鄉間小路,一個不留神,前輪就掉到路旁的小水溝去了。我和家長佇立路邊一籌莫展,一個壯漢開車經過,見狀立刻下車,二話不說就幫著家長兩人合力將車輪抬起。不等我們言謝,壯漢又回到車上,揚長而去。這是個單純途經的陌生人。

這是法國鄉間的互助精神,今日受人相助,明日見了路人受困,我們也必然捲起袖子來助人。一回在巴黎搭公車,車窗上貼了一排字,寫著「坐者和立者為開窗與否意見不一時,以坐者意見為優先」。我看了哈哈大笑,有此標語和規則,想必立者和坐者常為開窗與否爭執不休,為解決爭端,索性訂出規則。

生活的拚鬥已經很艱辛,如果還要為了這等瑣事和人車拚,真會活不下去,仲裁糾紛的遊戲規則就更顯重要。我們不能事事都依賴他人的修養,要是你運氣不佳,碰上渾蛋,那才叫你吃不了兜著走。公民素養和完善制度缺一不可。

可想而知,歐洲國家邁向都市化的過程中,也經歷了我們目前正面臨的社會問題。但追求更美好生活的信念逼迫他們必須拿出智慧來解決這些問題,於是各種更加精細的規範和機能就應運而生。人們更在各式里鄰糾紛當中體驗到里仁為美的道理,有良好的生活環境,與和諧良好的里鄰關係,才是幸福的真諦。 (本部落格版權所有,未經授權勿轉載)

 

    全站熱搜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