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傳有一種孟婆湯,喝了以後就會忘記前世之事,投胎之後又是全新的今生。可惜陽間沒有這種良藥,以致我們眼看失戀的人兒痛不欲生,卻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們受苦。

 

由金凱瑞和凱特溫絲蕾主演的「王牌冤家」(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的賣點之一,就是片中的精神科醫師有一套儀器,可以消除戀人間的記憶,記憶一旦抹除,與戀人再度相遇,對方也不過是個初次見面的陌生人。

 

 

 

                                                     eternal_sunshine.jpg

 

雖然電影的主題意識是歌頌愛情的難以磨滅,片中的男主角為了忘掉女友,決定接受忘情機的掃除,卻在記憶清除過程中因為往事一幕幕浮上心頭,在深受真情的召喚下,突然決心對抗儀器,全力搶救這份愛情的記憶。不過我必須說,如果人間真有這種忘情機,那該有多好?

 

愛情的記憶真的有這麼值得歌頌嗎?那可不一定,對於那些在分手的過程當中深感受辱、或者關係品質不佳的男女而言,過去的種種是揮之不去的噩夢,快快消除算了。

 

曾經在統聯看過一部影片,可惜沒有看完,以致不知片名(搭統聯常常發生這種事)。故事敘述一個來到海邊小鎮從事海洋研究的男生,某日邂逅一位女子而一見鍾情,可惜女孩翌日就完全不認得他。以致男主角每天都必須設計與她相遇的機緣。

 

男主角後來才知道她曾出過車禍,腦部受損,從那天起,她的記憶只能維持一天,她所遭逢的人與事,一覺醒來就忘了;然而在車禍之前遭逢的人與事,都全部留在她的腦海裡。

 

女主角獲悉這件事以後,她開始寫日記,記載每天發生的事,以為明天保留記憶。他們後來結婚了,也有了孩子,丈夫於是每天在她的床頭擺上一巻錄影帶,記載最近的生活,並每天留下一張字條,提醒妻子醒來務必先看看床頭的錄影帶。

 

這部電影雖以喜調的手法呈現,故事的內涵卻十分悲傷,每天醒來,心愛的男人就成了陌生人,然而他們各以自他們的方法來對抗失憶的缺憾。

 

愛情有喜有悲,不堪回首的戀人想盡辦法要遺忘卻不可得;失憶的戀人想盡辦法要記住對方。想忘的忘不了,不想忘的卻記不住,記憶往往開這種玩笑。

 

最近看到一則新聞,指出專家正致力研發消除不良記憶的新藥,文中新藥所做的測試雖是針對恐懼的經驗所造成的記憶,不過假使這種新藥能夠獲致突破而問世,相信致力於消除失戀痛苦的新藥也指日可待了,到時候那些愛情療傷顧問和兩性專家都會大失業。

 

消除愛情的記憶也許並不可行,記憶是生命的所有內涵,抹除了記憶,生命是空白的;但是如果新藥能夠消除記憶帶來的痛苦,那才是造福人群。也許到那時候,即使與那曾經深深啃噬你(妳)的心靈卻無法遺忘的對方擦身而過,也許往事仍會浮上心頭,但你(妳)已麻木得連回頭看他一眼的興趣都沒了。

 

我在〈俄羅斯心情〉一文寫道:「世上沒有白白消失的事,記憶會為未來保留可能。」我自己寫過就忘了,沒想到有人一直細細咀嚼。

 

如果記憶那麼痛,你會想要保存它嗎?

 

 

 

    全站熱搜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