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年,小倩愛上一個男人。男人第一次親吻她的時候,她問他:「有沒有一種關係,叫做相愛的朋友?僅僅是朋友,卻彼此相愛。」他說,沒試過怎麼知道?

 

那年她三十五歲,有一個美滿的家庭,有一個愛她的老公;他也有一個相交多年、並已相互許下承諾的女友。

 

既然不具備成為情人的條件,他們於是約定成為相愛的朋友,他們都知道一旦成為情人,複雜的四角關係將會成為一場生活上的災禍,友誼將會變質成為相互煎熬的地獄。朋友的關係輕盈,對他們來說,愛情太沈重了一些。

 

也許您會問,既然有一個愛她的老公,小倩為什麼又會愛上別的男人?這個我不知道,也無法回答;就如同有不少男人,他們也擁有令人豔羨的家庭,有個忠實不渝的妻子,他們一樣愛上別的女人。這個問題也許應該問他們。

 

有一天,他問小倩:「相愛的朋友可以親熱嗎?我好想要妳。」她用一個熾熱的擁抱做為答覆。從那一刻開始,他們跨線成為戀人。

 

上班時間他們彼此想念,找到空檔就打手機小解相思。辦公室不方便講話,更不好走開太久,但是沒關係,只要能夠聽到對方的聲音,聊勝於無。

 

下了班,他們總能找到各式相聚的藉口。有時是他開車載她到近郊兜風,有時是她開車送他回家。每隔一段時間的周末,他們去偏僻的山區寄住民宿,躲開可能熟識的人群,共享一個悠閒的假日。

 

但是甜蜜的幸福沒有持續太久,嫉妒隨之而來。他們開始在意對方的忠誠,沒能相聚的時刻,他們彼此用想像羅織對方的不貞,佔有的慾望逐日加劇,加上地下戀情的壓抑,嫉妒逐漸取代甜蜜。直到有一天,她問他:「我們可以退回原位嗎?」他說,沒試過怎麼知道?

 

努力調適了一陣子,他們失敗了,四角關係的愛憎日益緊張。是單純的朋友就不應該有愛情,有了愛情就不會只是朋友。世界上沒有單純的朋友、又有相愛的關係,那是世間男女天真的虛構。

 

最後,他們決定不再見面。

 

多年後的最近,小倩意外接到他一封寄自遠方的問候,信中談了一些近況,還告訴她,他早已和當年的女友分手,中間又經歷過別人。信件的內容簡短,用字很輕,很謹慎。她來回讀了多次,還沒決定是否要回覆。

 

失聯的這些年証明她並不頂需要他這個朋友,而他們之間也不再有愛情的可能性。她對舊情向來缺乏熱誠,逝去的戀情不可復原,人生應該勇於尋找新際遇,為人生添加新元素。

 

不過也許是她想太多了,這不過是他人生某時猛然想起的即興短箋,沒有太複雜的意圖。如果是這樣,那麼她也不用太複雜,最簡單的方法,就是讓往事塵封。

 

何況她現在另有一個他,她正迫不及待想要探索他。她沒法多愛一個人,也沒有多餘的友誼可以佈施。

 

這一次,她沒去多想兩人關係的定位,人生充滿變數,預謀不來,以為可以這樣,其實事與願違。沒去多想的,反而一步一腳印。

 

她想著他稍顯侷促又不敢正視她的靦腆笑容,這個男人似乎不太難猜。不難猜的男人通常不會太壞,她的直覺少有誤區。

 

小倩想著他,只覺得這個看不到他的周末好漫長。

 

    全站熱搜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