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mage.jpg 

在客套笑容與禮貌問候的偽裝之下,你看得見對方內心的澎湃洶湧嗎?在面對禁忌愛情的誘惑之際,你是否也不斷自問:「要不要往下跳?要不要往下跳?」通常,這是沒有答案的,這是一種選擇。

 

沒有做出選擇之前,你徹夜難眠,終日心不在焉,想他又不敢想他,不敢想他又偏偏想起;即便做了選擇,情況也一樣,總是不斷地自問,要,或不要? 

 

〈烈火情人〉(Damage1992年上映時,我在莫斯科,直到1993年來到了馬來西亞,才在安邦路那位皇親國戚的VHS出租店看到本片。我還記得那時看完電影的震撼,然而時移勢轉,十六年後再度觀賞,心靈的撞擊力道己經大不如前,我猜想是社會思潮的演變與情色尺度的逐日放寛,片中的情慾戲碼以今日的尺度看來,已經不甚可觀;再者,經過這些年,當年的觀眾可能也和我一樣,已經經歷過更多的世事,回頭再看,心中已無太大波瀾,勉強要做出評論,只能說:C’est la vie.—This is life.

 

世人最大的矛盾,是想當個別人眼中的模範生,又想活得自在不羈,可惜這兩者並不相容。不羈的人生難免驚世駭俗,模範生則必須中規中矩,魚與熊掌是人生不可逃脫的兩難。所以公眾人物必須愛家庭愛老婆,熱心公益又遵守交通規則,奉公序良俗為圭臬,做社會的表率,至少不可以挑戰社會既定的規範;想要掙脫束縛轟轟烈烈活一場,你就得徹底忘記野心這件事。 

 

〈烈火情人〉講的是一個慾火焚身的故事。女主角安娜少時因家庭破碎而與哥哥相依為命,兩人進而發生亂倫。哥哥因為無法面對妹妹遲早要長大並且愛上別人的事實,而割腕自殺,此事乃成了她內心無法治癒的傷痕。

 

隨後她遇上了酷似她哥哥的年輕記者馬丁,而愛上了他;她同時也愛上了馬丁擔任國會議員的父親史蒂芬,安娜從此周旋於父子之間,甚至為了繼續與史蒂芬互通款曲,而選擇嫁給馬丁,一場由情慾引發的人倫悲劇由此產生,史蒂芬的大好政治前途也宣告毀滅。

 

兄妹亂倫是一種頗為極端的關係,我沒法評論。周遊於父子之間的情事也不常發生,不過出身名模的法國現任第一夫人卡拉.布魯妮據稱就曾經有過類似情事。 

 

據稱布魯妮當年是在與Jean-Paul Enthoven同居時,與他的兒子Raphaël Enthoven墜入愛河,雖然布魯妮隨後曾經公開表示,她從未與Jean-Paul Enthoven有過戀情

 

兒子Raphaël Enthoven是一名哲學教授也是有婦之夫他的妻子是小說家Justine Lévy她並公開坦承婚姻的告終是因布魯妮的介入。布魯妮於2001年與Raphaël Enthoven育有一子。Raphaël Enthoven的前妻為此於2004年發表了一本小說〈Rien de Grave〉(沒什麼大不了),藉以影射布魯妮。不過布魯妮和Raphaël Enthoven的關係也於2007年宣告結束。

 

布魯妮和Jean-Paul Enthoven的關係真相因她的公開否認,至今成了羅生門。 

 

可能是布魯妮當上了第一夫人,再次沖擊世人的道德尺度,以致如今再看〈烈火情人〉,難免感覺沒什麼大不了。布魯妮都能當第一夫人,安娜又何罪之有?不過我也很懷疑布魯妮的際遇能夠能成為通案,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像她一樣幸運──出身名門、美麗、思想奔放,社會又成全。 

 

社會的道德防衛力量有多大?我不知道,可能因時、因地、因人而不同吧。情慾與道德亙古的聖戰,大概也不會因為一個卡拉.布魯妮而休兵。我敢打賭,面對情慾與道德的拉踞,絕大多數的人總是閉上眼睛先跳下去再說。只要不讓人知道的事情,它就不曾發生。 

 

PS..本片不建議帶閃光去看,這種禁忌故事無法與他人分享,只適合一個人在黑暗中,安靜地,孤獨地聆賞。

 

 

 

 

    全站熱搜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