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nake_01.jpg

現在正在寫〈淚王子〉的影評,這部片的影評很難寫,用腦又動感情,很累,先休息一下,先來講講今天早上在烏來內洞國家森林遊樂區的見聞──我遇見一尾美麗的擬龜殼花,它無毒,膽小害羞,對遊客完全無害,而且就在我的眼前,我開心地拿出相機為牠留下幾張倩影,現在回想起來還是超興奮的。 

去烏來的次數已經記不得,誤打誤撞發現內洞國家森林遊樂區的位址則是最近的事。前天(周二)進去了一次,那其實不是什麼遊樂區,而是一片保護的山林,山林中有一條風景美麗的步道,單趟全程 1.8 公里,園中有一座壯美的瀑布,目前是豐水期,瀑布益顯壯觀,由上而下總共有三層,步道便是況著山路拾階而上。 

周二因故沒有攻頂,事後有點不甘心,於是今天起了個大早,就驅車直奔烏來。我們九點進園,旅客還不多,攻頂的時候只有我和家長兩人,我心想,要是此刻發生山難,一定沒人來救我們。爬了一小時,十點整就到頂了。 

snake_02.jpg 
(步道上的景觀)
 

下山的時候遇到一群人,錯身的時候我閃到山壁,讓路給上山客。這時一位阿桑發出可怕的哀鳴,不敢過路,由於山路狹小,往下就是斷崖,我以為是懼高症,只聽見她的先生說:「不是三角的啦!」我這時想,咦,難道是指蛇嗎? 

上山的太太們指給我看,原來我身後的山壁正有一條蛇蛇慢慢爬行著,離我大約半公尺遠,我一眼就看出是擬龜,我說:「這是無毒的,不要怕!」說著趕緊拿出相機給蛇蛇拍照。沒錯,難怪歐吉桑說不是三角的,毒蛇一般都有三角頭,但也未必,劇毒的雨傘節就沒有三角頭。 

有個阿桑見我堵在山路中央拍照,頗不以為然說:「看到那種東西,還不趕快過去,還堵在那裡。」我沒說什麼,對蛇恐懼是自然反應,那種恐懼恐怕是來自基因,我也是花很長的時間才學習克服。 

snake_07.jpg 
(可憐的擬龜被路人嚇到,趕緊逃命)
 

這條擬龜很膽小害羞,花色非常漂亮,至少有一公尺長,發現了人跡之後,就一直往草堆裡鑽,看牠肚子鼓鼓的,爬行緩慢,恐怕是剛吃了獵物。幸好大家一陣驚魂過後,也沒對牠怎樣,其實牠嚇到阿桑們,大伙也嚇到牠。說起來還是人類不對,牠們原來就生活在這片山林,與人類井水不犯河水,是人類侵犯牠們的領域,打擾了他們。 

知識可以幫助克服恐懼,正確認識蛇類,不但減少危險,也增加樂趣。這些年我浪跡生態達人小黑志明小勛的部落格,暗中向他們拜師學藝,從他們拍攝的蛇類圖片裡面去學習辨識蛇類,並且認識那些劇毒蛇的習性。 

我理性地想了一想,碰到劇毒蛇,恐懼的反應是正常的,因為那代表一種致命的風險;然而碰到無毒蛇,又為什麼要害怕呢?它既無害、又膽小,山中健行看到無毒蛇的樂趣,應該就彷彿看到一隻小野兔或小松鼠一樣的驚喜吧?只要人類不攻擊牠,牠們多半驚慌逃命,大家彼此無害通過,有閒情意致則拍照留念一下,其實不錯。 

snake_08.jpg 
(這尾傻擬龜以為把頭藏起來,就藏起來了,殊不知身體全部暴露在外)
 

我想起陽明山步道,三不五時總會看到無毒的青蛇被人打死在路邊的慘狀,牠們恐怕是被登山客誤認為劇毒的青竹絲,才會慘遭毒手吧?其實想起來挺難過。青蛇就是白蛇傳裡那個小青啊,牠是一種很溫馴的無毒蛇,外型和青竹絲差多了。 

不久以前,我對蛇類還是一片無知,對蛇的無端恐懼也和所有人一樣。上一次看到擬龜,是多年前在棲蘭山,那時遠遠在車上看到前方有一條蛇正要穿越馬路,家長怕輾死牠,趕緊停車,我當時並不知道它是什麼蛇?有毒無毒?我拿著相機站得遠遠,拍了幾張照片就跑了,等牠穿越馬路再開車。我事後上網查了很多蛇圖,才知道它是無毒的擬龜,我從此就認識牠了。 

snake_11.jpg  
(多年前在棲蘭山拍到的擬龜,那時很害怕,站得遠遠,牠顯然比我更害怕,正在火速逃命)

 

 

    全站熱搜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