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味  

最近連續追了兩部植劇場的劇集──《花甲男孩轉大人》和《五味八珍的歲月》,說實話,缺點不少,但整體水平巔覆了我過去對台劇的印象,強烈感覺導演和編劇群都兼具人文與大眾娛樂劇的素養,做出來的成品自然雅俗共賞,阿公阿婆不會覺得太艱澀,文青觀眾也不會覺得膚淺灑狗血,普羅大眾能夠在劇中各取所需,找到自己的認同要素。之前的劇集沒追到,不敢妄評,但以花甲和五味的水平,只要經費再多一些,復古劇的細節場景多一點考究,台劇應該是可以出國比賽了。

先講一點小觀察,台灣的假髮業一定是慘業,最近追的三部電視劇──通靈少女、花甲和五味,瑤瑤、阿瑋和小梅戴的假髮都假到不能再假。雖然名為「假髮」,但也可以做得亂真啊。

先來談談五味的先天致命傷,由於是取材台灣烹飪教學的先行者傅培梅,真實人物的塑型及家庭生活的描繪都必須顧及家屬感受,難免落入為賢者諱的窠臼。例如,根劇傅培梅的自述,在她還疏於廚藝之際,其夫程紹慶的反應其實是滿令她難受的,然而劇中的程卻是個不時噓寒問暖默默支持妻子的暖男。大男人並不等同壞男人,例如在中國全面赤化之後,程竟然有辦法將岳母大人從山東接出來,這要動用多少人情、花多少買路錢、出多大的力才辦得到?光是這一樁,就說明了他對妻子的千萬情意,就算大男人一點,觀眾應該也會原諒他。

再者,就戲劇效果而言,模範夫妻的生活有什麼好看?加上又是真人傳記改編,傅的烹飪之路已經是史實,在結局已經預見的情況下,模範夫妻的關係缺乏張力,程和傅的人物形象只有美好,卻不真實。反觀那些虛構角色:阿春、義甫、老王、王傳寶,個個形象飽滿,難怪編劇群只能在虛構的角色上盡情發揮,用來彌補略顯扁平的真實角色,無形中也引發喧賓奪主之議,這恐怕也是編劇群受限於家屬感受的不得不。

美國的茱莉亞柴爾德從1960s開始透過電視教學將法國菜帶進美國的尋常家庭;更早之前,日本外交官夫人飯田深雪因隨夫派駐英美等國而學得一手西餐好手藝,她遂於1948年開始在日本開班授徒,她的西餐與西點食譜也被轉譯至台灣,在當時啟發了不少廚娘煮夫。在台灣,傅培梅則是把中國各省名菜透過電視及食譜教學帶進一般家庭。但大家別忘了同時期也有黃淑惠領軍的味全家政班,聘請專業廚師來講授,除了中華料理,也教授西餐與烘焙,隸屬味全公司旗下的味全文教基金會,猜想黃淑惠應該是味全黃家的公主。很湊巧,這些美食教學的先行者都是女性,然而餐飲業界卻又是男性的天下,怪哉。這是題外話。

在演員方面,這次資深演員不多,多數是初出茅蘆的新秀,但整體表演水平而言,很難相信他們都是剛從演員培訓班結業的新人。在非新進方面,安心亞此番表現較諸先前的《阿嬤的夢中情人》,感覺上又更上一層。她演得不差,但就是與傅培梅的言行舉止完全不像,傅的作風明快多了。然而小梅在教授作菜時的聲腔又與傅無比像,顯示她有模仿的天份,但不懂為什麼導演沒要求她這樣做。梅莉史翠普在《美味關係》扮演柴爾德時,她從頭到尾都模仿本尊高八度的聲腔。程紹慶的人物塑形疑似遭到修整,導致在劇中沒什麼存在感,但因李至正酷似馬前總統,倒意外殺出了個程英九,也成為趣談。

過去電視偶像劇最受人詬病之處,在於演員的口條普遍不佳,此番花甲與五味新人最令人驚豔之處,在於完全沒有口條的問題,不管是說國語的或講台語的,口語上的表現都是水準之上,相信植劇場先前的戲集亦然。小豆以如此資淺的身份挑大樑,戲份多不說,又面臨台語的挑戰,以新人而言,表現可圈可點。不過她的表演仍較像舞台戲,表情和動作都較大,日後經過歷練,再內歛一點會更優。鍾承翰(非新人)與江常輝明明都是型男大帥哥,卻是一個演殘廢老兵,一個演智障,實在委屈,卻也展現演員的敬業精神,經過此番表現,相信很快可以拿到高富帥的暖男角色。張耀仁演的死小孩王傳寶實在有夠欠扁,這要在路上碰到路人婆婆媽媽,少不得一頓教訓數落。

 

20664148_1880243912230328_6241920462325966886_n  
老王和阿繁是弱勢中的弱勢,卻在惡劣的環境裡相濡以沬,是本劇最暖心之處。阿春是貧瘠土壤裡一株不起眼的小草,卻奮力求生

 

忘了提到義甫這個角色。我始終不明白這樣一齣無關政治的真人傳記,為什麼會出現一個虛構的政治犯?諷刺的是,他竟然成為全劇的一個大亮點。我始終相信導演是點亮星星的人,顏毓麟在花甲飾演的大鳥學長一點存在感也沒有,看過根本不留印象,詎料他在五味飾演義甫一角,竟然整個人閃閃發光,義甫的前途也成為全劇懸念的來源。

 

八珍  
義甫是本劇最突兀的角色,卻是被點亮的星星之一

 

儘管義甫的出現有點奇怪,不過觀眾們的反應倒也淡定,沒出現政治口水,好像政治犯是家常便飯,門口的風景,這毋寧是社會進步的象徵,可以在大眾通俗劇裡坦然面對歷史上的敏感政治問題,無形中也為傅培梅引領風騷的年代,塑造了更立體的時空背景。程家夫婦是屬於經濟優渥的happy few,但社會上仍然普遍貧窮,以致有理想的知青認為社會主義是貧富不均的解藥。

最後是關於食物。由於本劇是美食教母的傳記,美食的呈現就應有教母的水平,但不懂宮保雞丁的花生怎會七早八早就下鍋,吸飽了湯湯水水,那花生還能吃嗎?新手都知道花生是起鍋前才下的。還有,蔥烤鯽魚的蔥怎會是新鮮的蔥段?這道菜裡的蔥要和鯽魚一起煮到入味,直到青蔥的香氣完全釋放到湯汁裡,所以是黑黑一長條。

細數下來,缺點還真不少,不過整體而言還是好看,這個最重要。

根據傅的自述,她在烹飪上所下的功夫,完全是為了在先生面前爭一口氣,也是為了滿足先生的品味。她晚年接受訪問時也不諱言,她會走上這條路,正是因為家裡有深愛的人要享用,如果只是她自己,她就不會這麼麻煩了。「家裡深愛的人」指的應該是程紹慶,以及隨後加入的孩子們吧?這一切都是為了愛,而那些熱愛廚藝的媽媽們,哪一個不是為了家裡那些大小老鼠們?愛,是媽媽們追求廚藝的動力,也是傅培梅之所以成為烹飪教母的推手。

 

    全站熱搜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