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2018年轉眼間即將結束,才驚覺光陰又悄悄溜逝,但明明知道卻怎樣也留不住。喟嘆時光匆匆是亙古的文學命題,但也無解。本以為今年沒機會再製做聖誕樹幹蛋糕(Bûche de Noël),怎知有法國親友歲末來訪,於是家長提議乾脆聖誕與新年一起慶祝,就來一頓正港法國居家風味的聚餐好了。(上圖是我2018年版的樹幹蛋糕 Bûche de Noël

是好,剛好我有更進階的樹幹蛋糕想藉機呈現,沒什麼比樹幹蛋糕更應景更法國的了。既然是聖誕與新年大餐合一,前菜就豬肝殘殘切五毛(意謂小器鬼裝闊氣),來個現開法國生蠔配智利白酒,主菜是栗子豬排(Rôti de Porc aux Châtaignes),甜點是樹幹蛋糕。主菜之後與甜點之前的乳酪因不是我製做的,而是來自天母家樂福,就略而不提了。

 

02  
02. 家裡的大容器全部拿出來裝生蠔

 

03  
03. 佐生蠔的麵包必須抹上一層奶油,生蠔必須擠入檸檬汁,我要開動了

 

04  
04. 栗子豬排是我夫家的家傳菜,以大量奶油小火慢煮小里肌肉與剝殼的栗子

 

05  
05. 一家之主必須負責將豬排切片,再淋上奶油肉汁,和栗子一起食用。家長粗手粗腳,把豬排切得很難看。

 

06  
06. 叮懂,樹幹蛋糕
Bûche de Noël上桌了

 

07  
07. 蛋糕體是分蛋戚風;內餡還是夫家家傳的果醬。聽說我婆婆生前總是以杏桃醬(Abricot)為餡,可惜台灣沒有杏桃,正好眼下柳丁盛產,我想起香橙巧克力的經典口味,於是買了一大袋柳丁回來做果醬。

 

09  
08. 關於巧克力與柑橘類的美味結合,可不是我亂講,香橙巧克力是歐美歷久不衰的熱賣商品,我家那個嗜甜的老孩子更是掃貨王。但不是我抱怨,柳橙取肉的繁複工事會整死人

 

08  
09. 我自己也來一塊,算是對自己的犒賞

 

回顧過往的一整年,那是虛渡的一年,也是悲傷的一年。說是虛渡,因為在個人生涯上乏善可陳;說是悲傷,因為年中我母親離世。雖然心知往生對於失智纏身的她是一種解脫,卻是孩子們心中永遠的失落,也是懷念母親的起點。偶然想起母親,總有一股難言的惆悵。而與我母親同年的嫂嫂,也早我母親一個月因病辭世。嫂嫂是我先生兄長的妻子,雖然我與她語言不通,但我們相處和睦,每次陪家長返鄉探望哥哥,總得到她友好的接待,可惜人生無不散的筵席。

嫂嫂辭世後三個月,她與前夫所生的女兒克莉斯汀也因胰臟癌驟逝,得年才六十出頭。猶記得每次陪老公拜訪遠在法國南方的哥哥,克莉斯汀和她老公總會專程前來做陪,我們曾經幾度共渡了美好的時光。她那曬得一身古銅色的肌膚搭配苗條健美的身材宛如少女,詎料在嫂嫂過世後因身體不適而被診斷出癌症末期,還來不及與她道別,人生就此結束。

對了,這一年,我刪除了臉書賬號,從此生活回到絕對的寧靜。由於人們習慣了以社交媒體送往迎來,拒絕回到老派的互動方式,於是刪除臉書等於宣告退群,被視為是具有敵意的行為。優點是,不必再為要不要給自戀狂們的各種自拍角度按讚而傷腦筋。

渡過了悲傷的2018年,展望2019年,只願家人親友大家平平安安,身體健康,大願足矣。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