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去年的某日,我發現菜市場有個小小的印尼經濟圈,陪阿嬤住在鄉下的阿定發現了野菜商機。每次採得野生樹薯葉、萬桃花漿果和香蕉葉,就會利用陪阿嬤來台北就醫的機會,趁買菜的空檔賣給她的印尼同鄉,我的萬桃花漿果(點這裡)就是向她取得。這些東西台北市區不好找,因此賣得極快,從來不耽誤阿定買菜的時間。可以想見這些遠渡重洋的印尼女孩多想念家鄉味。

另外有一個印尼婦人阿娣也在菜市場賣一些印尼熟食。由於印尼菜的辣度台灣人難以入口,阿娣的客戶清一色是印尼女孩。出於對印尼菜的好印象,我是阿娣唯一的台灣客人。我的出現也引起印尼女孩的好奇,她們總是以著難以置信的口吻問我,「妳吃辣喔?台灣人都不吃辣的。」就因為台灣人不吃辣,加上有些僱主厲行少油少鹽的養生飲食,這些印尼女孩對僱主家的伙食充滿挫折感,阿娣的出現拯救了她們。女孩們趁著替僱主買菜的空檔,總是順道繞過來看看她們口中的「姐姐」今天賣什麼?

久而久之,我和這些印尼女孩也混熟了。和奶奶同住的安妮應該是最幸運的一位,據她說,雖然奶奶也不吃辣,但奶奶旅居美國的兒女卻是吃遍四海的美食家,生葷不忌,每次返台總會讓安妮煮些好料來品嚐。聽其她女孩說,老闆打賞安妮不小器,令姐妹們好生羨慕。

每周固定一天,阿娣不做生意,她會帶來一些小點,包成一包包,分贈給熟客。誰知道阿娣分贈食物之舉獲得印尼女孩的熱烈迴響,而演變成每周一次的聚會,阿娣會帶來一兩道很澎湃的主菜,參加者只要帶來一道菜,缺乏廚房自主性的也可以提供飲料、零嘴或免洗餐具,只要對聚餐有貢獻者,都可以享用大家共同提供的餐點。

阿娣也邀我參加。我想了想,這些印尼女孩對台式餐點沒興趣,我提供印尼菜也沒意思,她們人人都做得比我道地。我想起母親生前的看護阿米亞曾經說,蛋糕在印尼是奢級品,一般人吃不起。這是何以每次我和老妹做蛋糕,最高興的莫過於阿米亞,因為她可以學,蛋糕出爐的第一塊也總是賞給她享用。因此每次蛋糕入爐以後,阿米亞總是很忠實地坐在烤箱前顧爐。

好吧,那我每次參加就做一個蛋糕,反正我有很多蛋糕配方想嘗試,可惜我們兩口之家無法消化,如今有這些印尼女孩可以擔任試吃團,我就放手撩下去囉。以下就是每次聚餐的影像紀錄:

 

02  
02. 參加了兩三次以後,我才想到要做影像紀錄。右下是我做的檸檬戚風蛋糕。

 

03  
03. 這一次我做的是摩卡大理石威風蛋糕

 

04  
04. 下方紅色那一盤是我製做的反烤蘋果派

 

05  
05. 這一次我做的是芋泥蛋糕捲(見下方),可惜略有脫皮,哈哈,烤溫還要再調控一下

 

06  
06. 這天是阿娣生日,她特意製做了印尼人婚禮喜慶才做的黃飯,中間堆成圓錐形,四周舖以澎湃的白煮蛋、雞肉、天貝和新鮮黃瓜片。我做了香蕉威風蛋糕

 

07  
07. 這次我做了塗上摩卡奶油霜的咖啡戚風蛋糕,安妮做的印式咖哩雞好吃

 

08  
08. 左下印尼美眉正在切我做的胡蘿蔔蛋糕,是磅蛋糕的做法。中間的環型蛋糕是麗娜做的香蕉蛋糕。她看我每周都做蛋糕,也手癢想學,偏偏阿嬤家沒烤箱,她只好利用電鍋烘烤,竟然成功了,蛋糕體發得不錯。綠色那一盤是印尼糕點,可惜東西太多,我來不及吃

 

09  
09. 最近百香果正當季,上星期便做了百香果戚風蛋糕。這天又剛好有兩人同時做了印尼風咖哩雞,不同口味,太有口福了。

 

10  
10. 本周我做了柳橙威風蛋糕。雖然一般反烤柳橙蛋糕都是採磅蛋糕的做法,但我喜歡分蛋打發的綿密口感。其實圓模也可以烤戚風,只是不會膨得很漂亮而已。
 那盤綠色和紅色的長條是印尼甜點,印尼人的糕點很喜歡用色素

 

11  
11. 這天我來晚了,抵達時只剩殘羹剩餚,所幸有貼心的妹妹預先替我留了份。這次做的是可可柳橙威風蛋糕。

 

12  
12. 這次做柳橙環型蛋糕,滋味不錯,模型也美(2019/02/22)

 

13  
13. 這次做檸檬方塊酥(2019/03/01)

 

00  
14. 蹲在地上與大夥抓飯吃

 

聚會是愉快的, 對我來說印尼菜也是可口的,但是我越來越不開心。理由是台灣人總是將印尼人當成空氣,常常大家正在享用,就有莫名其妙的路人上前探頭探腦,想看看這些印尼人在幹什麼。我認為這些路人的舉動極為無禮,試問,如果換成台灣人在公共場所聚會,有哪個印尼人膽敢上前探頭探腦看看大家在幹啥?偏偏,這些自我相形渺小的印尼人並不覺得遭到冒犯,一有路人上前探詢,這些印尼女孩總是很客氣地邀對方一同享用。這是什麼道理?如果換成台灣人的聚會,印尼人上前打擾不遭一頓斥責已算客氣,哪個台灣人會邀印尼人一同享用?

除了無禮的路人,也有專程來白吃蛋糕的傢伙。由於印尼女孩長期在這裡聚會,有些人也知道印尼女孩不會趕人,也會有厚臉皮的婦女假意上前搭訕,藉機伸手拿一塊免費的蛋糕,然後轉身就走人。像這種來白吃的,我反而沒那麼生氣,我做蛋糕本來就是給印尼女孩吃的,而買得起的台灣人哪個會斯文掃地到假藉搭訕來白吃一塊蛋糕呢?既然是阮囊羞澀,我也不想計較了。氣不過的是,好像只要是台灣人,即便是窮到買不起一塊蛋糕,也敢厚著臉皮伸手來拿印尼女孩的食物;反過來,可有哪個印尼人敢走近台灣人的聚會,不經對方同意就伸手拿人家一塊糕點呢?這就是欺負人了。

不提那些無禮的閒雜人等了。這陣子以來,附近的賣家看一個台灣人和這群印尼女孩如此接近,也都感到好奇。我每次向阿娣交觀,也有人會跑過來看我都買些什麼?印尼菜真的好吃嗎?雖然幾個月過去了,他們還是不準備對印尼菜張開雙臂,不過阿娣的外交手腕顯然不錯,賣家們對印尼女孩相當友善,賣不掉的水果會請她們吃,女孩來請他們幫忙填寫郵寄包裹單,他們也樂於幫忙。難怪每次聚會,阿娣總會自動為這些賣家留幾塊糕點。能夠相互照顧是好事,這是他們之間的禮尚往來,我為她們高興。

 

全站熱搜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