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股每一次的高點和崩盤,我老媽都有份,悲慘的是,投資有去無回也罷,她連自己到底買了什麼股票也不知道,反正代操的女兒事後悶不吭聲,老媽就心裡有數,問也懶得問了。拿錢給女兒做股票,虧掉了,難道要厚著臉皮向女兒要錢嗎?我老媽可是有身段的人。

請放心,這些虧空老媽血汗錢的女兒絕對不是我。我膽小如鼠,以致台股再怎麼狂漲,我也沒什麼大賺頭。但我的字典裡也絕對找不到個「虧」字,我再怎麼哈錢也絕不用融資,套牢就擺著,以時間換取利潤,當下一個多頭行情來臨,我的股票往往都已經回本一大段,等著我去收成。當然,我只買基本面好的股票,再怎麼空頭,也不致於下市,當行情反轉,解套容易。這就是我的膽小鬼投資法。

當然啦,俗云驚驚不會得等,我就是膽小,所以橫財總是與我擦身而過。只怪我是新聞人,看到媒體三天兩頭報導一些投資達人,號稱一年賺幾倍又幾倍,我知道那些受訪者十個有八個吹牛外加膨風,記者聽到什麼就寫什麼,我敢給你掛保証,沒一個記者會叫受訪者出示財報。我對這些一年賺幾倍又幾倍的神話毫不心動,在一個多頭行情裡,能打敗銀行定存利息,就算越過低標了。

但是這一回,我對老媽的崇拜有如濤濤江水,綿延不絕。她的近三年操作績效,竟然不輸我兩年半前買的ING歐洲高股息基金。

事情是這樣的,2004年年底,股市曾經抵達七千點的高峰。大家都知道,散戶買股票,通常都在相對高點。當行情邁入空頭,散戶總是最後一個散去;而多頭來臨,散戶通常後知後覺,總是在接近高點,報紙和電視每天在報導多少名人的致富神話時,散戶才火牛般衝進股市。

我老媽也不例外,我猜想也是在接近七千點的當頭,聽見某人賺了多少又多少,她才想要買股票。我比較特別,因為股票套牢,所以一直在股市,多頭我在,空頭我也在,總之,我套故我在。

老媽這輩子固然沒買過一張股票,但身邊的親戚五十都有一本血淚史,就像表姐,她固然在12,682的歷史高點,以1,975元順利出脫了國泰人壽,卻在1,200元接回來,眼看此生解套無望;我堂嫂呢,10,393那波跟著股市老師砸下身家財產,空頭來襲,血本無歸也罷,生活也成問題;我老姐呢,買什麼虧什麼,12682那波,200多元買了中信金,抱了幾年終於死心,認賠賤賣。中興銀上市,她跑去認購,股票又變成壁紙,她從此和股市不共戴天,揚言以後哪個女兒敢去買股票,她就打斷誰的狗腿。

成天浸淫在親戚五十的股海血淚史,我老媽也修成正果,所以七千點那一波,就指示了選股原則,說著就把錢交給了妹妹。老媽說,她不要什麼飆股,只要公司很健全,獲利很穩定,固定配股配利,可以長長久久放著的就好。

老妹想了想,就幫老媽買了兩張國泰金,進價六十元。雖然稍後股市回檔,聽妹妹說國泰金一度跌破五十元,不過連續兩年配股配息不說,如今國泰金的股價已經來到92元,嘩,近三年投資報酬率將近60 %,每年平均約20 %。反觀我的ING歐洲高股息基金,這陣子淨值一直在15元上下跳動,亦即,兩年半的投資報酬率在50%上下。

我想了想,老媽的投資法則確實厲害,按她的原則,獲利要穩定,又不是飆股,當然就有點大牛,又要可長可久,那就非台積電、台塑、國泰金、中鋼、鴻海這樣的大型績優股莫屬了。而這些公司如果會倒閉,台灣早就不在了,所以我稱這些大型績優股為「愛台灣概念股」。當前些年大小資金紛紛到海外尋找更高的報酬時,老媽卻牢牢抱著某支代表台灣產業的績優股,如今萬點行情來臨,大牛統統變成狂奔的火牛。

我呢,賠錢的不要說,三年前誤打誤撞買了遠東紡織和裕民航運,遠紡的母股早就賣掉,剩下的零股這兩年配呀配,竟也配到一千七百多股,看著股價翻兩翻,早知道母股不要賣;裕民雖然只有兩張,但我的心願小小,每天看著裕民的股價駛得飛快,我就快樂似神仙。

當台資外流尋找投資新天堂,我和老媽一樣,死抱活抱台灣的績優股,如今愛灣有好報。

原來我愛的不是郭董,而是徐董。鴻家軍固然在台股呼風喚雨,我一張也沒有,郭董再怎麼富可敵國,我一毛也沒賺到。倒是徐董的股票讓我天天唱歌跳舞。

「愛台灣概念股」記得再加一檔遠紡喔。耶!

    全站熱搜

    馬賽克女郎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